小野

小野's 的頭像
作家、電影人
臺灣作家、電影人,曾任華視總經理。著作豐富,屢次獲獎,作品有小說、散文、童話百部,電影劇本20部。

文章

9 月 02, 2016

《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》是導演楊德昌生前最重要的電影之一,也是華語電影史上最重要的電影之一,也是未來要研究臺灣戰後的歷史、文化、政治、社會時最值得參考的珍貴史料之一。

二O一七年是楊德昌導演逝世十周年,隨著時間的流逝,以及這部影片四小時的完整版已經在美國數位修復完成,楊德昌和這部電影對於臺灣的重要性,也將會再一次被提醒,因為它不只是一部經典電影作品而已,...

8 月 02, 2016

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裡的TMS

清晨的口試就要開始了,寶藏巖還在沉睡中,我悄悄經過寶藏巖的廟前,看到了一個令人震撼落淚的畫面:一個手中拿著資料夾的小男生,正四下張望陌生又奇異的環境時,他的母親正在為他的應試跪拜,叢林中不時傳來蟲鳴鳥語,回應著為人母的虔誠默禱。

...
7 月 15, 2016

我是當年高舉「教育改革」旗幟的夥伴中,極少數畢業於臺灣國立師範大學的,因為這所學校是臺灣長期培養中學師資的大本營,是要被「改革」的對象。除了師大以外的大學,都希望師大不是臺灣極少數能擁有中學老師資格的學校,於是這股潮流終於得到「社會共識」,而達到改革目標。從此各大學紛紛成立教育中心,當老師也成為許多家長期待兒女的最佳職業選項之一,師大本身也立刻面臨轉型的壓力。如果這是一種進步的思想,...

6 月 02, 2016

我剛剛接下了一份柯文哲市長要我去做的新工作,擔任位於臺北寶藏巖辦的一所「臺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」的「校長」。因為這所「學校」的名字不能使用「學校」,根據教育部的法令,這是「非學校形態的實驗教育」,只能用個人、團體或是機構向教育主管機構申請核准,不必按照教育主管機關認定的課程上課,三年後通過鑑定考試取得高中同等學歷。

 

...

5 月 13, 2016

每年我們少數幾個初中同學固定聚會時,不管談論國家大事、社會發展或是健康養生,最後總是會再聊一下對我們影響深遠的初中導師金遠勝,他陪伴著我們這些十三歲的少年走到十五歲,把全班大部分的學生送進臺北市前三志願的高中,建中就有十多人。

 

...

Mar 02, 2016

我成長的時代,九年國民教育尚未啟動,小學畢業能考上公立初中並不容易,考上公立初中且繳得起五百元學費的小孩,更是社會的極少數。所以我們從小就被父母強力灌輸:我們是窮人家小孩,如果拿不到成績優良的清寒獎學金,是讀不起初中的。就連新的教科書我們都買不起,一定要去牯嶺街舊書攤買舊書,能省一元就省一元。

我們兄弟姊妹就讀的學區在南萬華,那裡是全臺北市社經條件相對低弱的地方,...

1 月 08, 2016

事隔那麼久,許多人和許多事都因為時間夠長夠久而有了答案,但是對於自己高中聯考失利,讀了三年成功高中夜間部的所見所聞,至今仍然無法完全消化,並且無法心平氣和的敘述那些曾經發生在我身上的傳奇故事。

例如許多年前我接到一通來自成功高中行政單位的詢問電話,先是恭喜我得到母校即將頒發給我的傑出校友獎,她想了解我是哪一年畢業的?因為怎麼找都找不到我的名字。「哦。我是夜間部的。」...

12 月 03, 2015

我讀高中二年級的時候,曾經有一個被國文老師兼導師劉道荃痛毆的經驗,那種拳擊比賽式的打法相當恐怖。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書寫這個故事,每寫一次就把老師體重增加十公斤,從八十公斤增加到一百公斤,青春時的疼痛感覺也許在情緒的宣洩後比較淡了,但是歲月卻像一條湍急的河流不停的.刷石頭一樣,那件發生在青春期的故事,在我初老時又有了全新的觀點。

回憶在當年在教室座位上挨打的那一瞬間,...

11 月 30, 2015

小時候問爸爸說,為什麼颱風的名字都用外國女人的名字。爸爸隨口敷衍我說,因為外國女人比較高大、比較兇。我承認我愛颱風,而且從小就愛上她,不過不是因為她們都像外國女人。

如果你說我從來沒有同情因為颱風帶來災難的窮苦人家,其實也不對,因為我們正是那種窮苦人家。我從小住在艋舺南方加蚋仔低漥地區一間停車場臨時改建的鐵皮屋。颱風來的時候屋瓦被掀開,屋子漏水,外面竹籬笆全倒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