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聶隱娘〉全文說解

建立: 11/04/2015 - 17:23

今日能見到的〈聶隱娘〉文本,除了北宋《太平廣記》、明《說郛》所收錄,明代陸楫所編的《古今說海》第五十六卷題為「説淵三十六」(别傳三十六)中,也收錄了〈聶隱娘傳。特此比對、彙整三個版本,整理出〈聶隱娘〉全文,並稍作分析解釋,希望能幫助讀者更清楚的掌握整個故事的完整性。

    因為年代久遠,經過一再輾轉傳抄翻刻,所以〈聶隱娘〉全文,難免有缺漏訛誤的情形。今日能見到的〈聶隱娘〉文本,除了北宋的《太平廣記》、明代的《說郛》所收錄的以外,明代陸楫所編的《古今說海》第五十六卷題為「説淵三十六」(别傳三十六)中,也收錄了〈聶隱娘傳〉,雖然作者「闕名」,但確實是同一篇作品。

《古今說海》是比《說郛》稍晚編成的書,《四庫全書》的編者認為要比《說郛》較為「詳贍」。比對三個不同版本的差異,加以彙整,就是以下所見的〈聶隱娘〉全文。稍作分析解釋,希望能幫助讀者更清楚的掌握整個故事的完整性。

聶隱娘者,貞元中魏博大將聶鋒之女也。

  1. 聶隱娘:唐代女子用「娘」作名字的相當普遍,如杜甫詩〈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〉詩。〈江畔獨步尋花〉詩之六:「黄四娘家花滿蹊」。柳宗元的小女兒原名「和娘」。晚唐段安節的《樂府雜録》說:「張紅紅唱歌丐於市,韋青納為姬。敬宗召入宫,號記曲娘」。又〈望江南曲〉是李德裕擔任浙西節度使時為歌姬謝秋娘所製。袁郊《甘澤謡》〈素娥〉篇記:「素娥者,武三思之姬人也。三思初奪喬氏窈娘,……」又〈天后之命〉篇:「武三思已封王,后欲立之。晚歲獲一妓曰綺娘。」按「素娥」即「綺娘」。杜牧集中有「杜秋娘」、「竇桂娘」。李賀集中有「花娘」。劉禹錫集中有「泰娘」。元稹集中有「紅娘」。〈霍小玉傳〉有「鮑十二娘」。又有余媚娘、萬文娘。五代南唐李後主有宫嬪「窅娘」等等。柳宗元都稱女兒為「和娘」,則「娘」絕不僅是歌妓的稱呼。因此,聶鋒為女兒取名「隱娘」,當然沒問題。但無論「和娘」或「隱娘」,原來應該都是家人的暱稱。
  2. 貞元:唐代第九位皇帝德宗李适(742-805)的第三個年號,共二十一年(785-805)。德宗在位二十六年,在貞元之前,已有建中(780-783)、興元(784)兩個年號。
  3. 魏博:唐代「河北道」設魏博節度使(又稱天雄軍節度使),管轄魏州(河北大名東北)、博州(山東聊城)、相州(河南安陽)、衛州(河南汲縣)、貝州(河北清河)、澶州(山東清豐)等六州,使府在魏州。唐代宗時的節度使是田承嗣,田承嗣本來是安祿山、史思明、史朝義的大將,一再投降朝廷又反叛。代宗廣德元年(763)初,史朝義屢次戰敗,於是田承嗣投降朝廷,隨即被任命為魏、博、德、滄、瀛五州都防禦使,六月,改為魏博節度使。他設置牙兵一萬人自衛,並且和相衛節度使薛嵩,盧龍節度使李懐仙,收安史餘黨,各擁精兵數萬,治兵修城,自己任命文武將吏,不像朝廷繳交貢賦,更和山南東道節度使梁崇義及正已,都結為婚姻,互相呼應。朝廷只能姑息,完全不能指揮,不但加以同平章事(宰相)的名義攏絡,而且還把永樂公主下嫁給田承嗣的兒子田華。至代宗大曆十二年(777),田承嗣已據有魏、博、相、衛、洺、貝、澶七州。代宗大曆十四年(779)二月,田承嗣卒,七十五歲。有子十一人,以侄兒悅最有才,繼為魏博節度使留後。五月,代宗崩,德宗繼位。興元元年(784)三月,田悅被田承嗣之子田緒所殺,四月,以田緒為魏博節度使。田緒為人凶險。貞元元年(785)三月,朝廷又把代宗的女兒嘉城公主嫁給田緒,田緒就被封為駙馬都尉、雁門郡王。田緒有子三人,田季安最幼,嘉城公主認做兒子,並讓他出任魏博副大使。貞元十二(796)四月,田緒暴斃,三十三歲。田季安才十五歲,領軍事,繼為留後。八月,田季安繼任魏博節度使。憲宗元和元年(806)二月,加田季安同平章事。田季安性情殘忍酷虐,無所畏懼。元和七年八月,田季安死,三十三歲。子懷諫被架空,將士擁步射都知兵馬使田興為留後。十月,田興繼為魏博節度使。魏博從此聽從朝廷號令。元和八年正月,賜田興名弘正。〈聶隱娘〉的故事發生在「貞元中」,貞元十二年四月前是田緒擔任節度使,此後到貞元二十一年,都是田季安擔任節度使。田緒、田季安父子都暴虐無道。
  4. 聶鋒:虛構人物。按袁郊虛構這一姓「聶」者為魏博大將,引出聶隱娘故事,很有可能是從司馬遷《史記•刺客列傳》裡的刺客「聶政」得到的靈感。聶政是現在河南省濟源地方人,濟源在唐代屬於懷州,在義成軍節度使使府滑州的西側,又與魏博接鄰。「聶」為「河東」大姓。

年方十嵗,有尼乞食於鋒舎,見隱娘,恱之;乃云:「問押衙乞取此女教。」鋒大怒,叱尼。尼曰:「任押衙鐵櫃中盛,亦須偷去矣!」及夜,果失隱娘所在。鋒大驚駭,令人搜尋,曽無影響。父母每思之,相對啼哭而已。

  1. 悅之:喜歡隱娘。
  2. 押衙:武職官名。聶鋒是魏博大將,所以尊他為押衙。唐代節度使下都設置有押衙兵馬使,簡稱節度押衙,由都押衙、都虞侯升遷,最高可以升到侍御史,有戰功可以升任御史中丞。又皇帝所任命的武將也稱「押衙」,如高駢曾經有「右神策軍、右廂兵馬使兼押衙、銀青光禄大夫」的職務。又漢代御史大夫「執金吾」,地方守尉「執木吾」,也稱押衙。「吾」是指像車軸的棒,用銅為吾,兩頭塗黃金者為「金吾」。全用木質的叫「木吾」。東漢光武帝劉秀年輕時曾說過「仕宦當作執金吾」。
  3. 曾無影響:一點消息都沒有。影,形跡。響,聲音。

後五年,尼送隱娘歸。告鋒曰:「教已成矣!可自領取。」尼欻亦不見。一家悲喜,問其所習。曰:「初但讀經念咒,餘無他也。」鋒不信,懇詰。隱娘曰:「真説又恐不信,如何!」鋒曰:「但真説之。」乃曰:「隱娘初被尼挈去,不知行幾里,及明,至大石穴之中,嵌空數十歩,寂無居人,猿猱極多,松蘿益邃。尼先已有二女,亦各十歲,皆聰明婉麗,不食,能於峭壁上飛走,若捷猱登木,無有蹶失。尼與我藥一粒,兼令執寳劍一口,長二尺許,鋒利,吹毛可斷。遂令二女教某攀援,漸覺身輕如風。一年後,刺猨猱百無一失。二年後,刺虎豹皆决其首而歸。三年後,能飛,使刺鷹隼,無不中;劍之刄漸減五寸,飛禽遇之,亦莫知其來也。至四年,留二女守穴,挈我於都市,不知何處也;指其人者,一一數其過,曰:「為我刺其首來,無使知覺。定其膽,若刺飛鳥之易也。」授以羊角匕首,刄廣三寸。遂白日刺其人於都市中,人莫能見。以首入囊反命,則以藥化之為水。五年,又曰:「某大僚有罪,無故害人若干,夜可入其室,决其首來。」又攜匕首入其室,度其門隙,無有鄣礙,伏於梁上,至瞑時,持其首而歸。尼大怒曰:「何太晚如是?」某云:「見前人戲弄一兒,可愛,未忍便下手。」尼叱曰:「已後遇此輩,必先斷其所愛,然後決之。」某拜謝。尼曰:「吾為女開腦後藏匕首,而無傷,用即抽之。」曰:「女術已成,可歸家。」遂送還。云:「後二十年,方可一見。」鋒聞語甚懼。後遇夜即失蹤,及明而反。鋒已不敢詰之,因兹亦不甚憐愛。

  1. 讀經念咒:讀佛經,學念咒語。「咒」是佛書的一種文體,也指宗教中除災降禍的口訣。
  2. 懇詰:懇切的訊問。
  3. 真說又恐不信:才十五歲的隱娘,在女尼五年嚴格的訓練下,已經相當世故,才會以為說真話父母不會相信。
  4. 嵌空數十步::大石穴懸在高空有數十步寬廣。「步」,是丈量距離的單位。左右腳各往前踏出,合為一步。左腳為「ㄔ」,右腳為「亍」,合為「行」。「步行」就由此而來。唐人習慣使用「步」以說明距離距離或,如柳宗元〈永州八記〉中常見。
  5. 猿猱: 猱也是猿。猿和猴稍有不同,就「人類學」而言,猿像人,猴像狗。
  6. 松蘿益邃:松樹上爬滿女蘿,是大石穴顯得更為深幽。一本沒有這四個字,語氣顯得不足。
  7. 蹶失:跌倒或墜落。
  8. 吹毛可斷:形容寶劍非常鋒利。
  9. 決其首:砍下虎豹的頭。
  10. 鷹隼:猛禽的通稱。隼像鷹而體型較小,飛得快,性情兇猛,能捕飛鳥走兎。鷹隼的飛行速度都很快,而隱娘能在空中刺殺鷹隼,不曾落空,可見其她的速度已超越鷹隼。
  11. 飛禽遇之,亦莫知其來也:劍刃雖減了三吋,飛鳥被隱娘的劍刺中,還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。
  12. 定其膽,若飛鳥之易也:女尼第一次要隱娘殺人,也擔心隱娘失手,所以要隱娘穩定膽氣,就能像平日刺飛鳥一樣容易了。
  13. 羊角匕首:形狀像羊角一樣的短劍。
  14. 以首入囊反命,則以藥化之為水:把人頭放在布袋裏,回去向女尼回覆。女尼用藥撒在人頭上,頭顱就變成一灘水了。這是唐代傳奇常有的描述,如果當時真有這種藥,是否可以證明化學科技發展的程度?
  15. 度其門隙,無有鄣礙,伏於梁上:穿過門縫,沒有任何阻礙,就伏在樑上等待時機。這裡的門縫究竟有多大,竟讓隱娘輕易地穿過去?或許隱娘已練就縮身術,或如下文變成小蟲。
  16. 至瞑時,持其首而歸:等到大官閉眼睡覺,就把他的頭割下帶走。
  17. 已後遇此輩,必先斷其所愛,然後決之:「已後」就是「以後」。斷其所愛,是先解決他所喜愛的人物。隱娘畢竟年輕,還有惻隱之心,所以等待大官和小兒戲弄後睡著了才動手。但女尼卻要她鐵石心腸,一個不留。
  18. 拜謝:行禮致歉。「謝」,承認過失而請求懲處原諒。
  19. 吾為女開腦後藏匕首,而無傷,用即抽之:「女」同「汝」。在唐傳奇裡,從身體中把劍抽出的情節,孫光憲的《北夢瑣言》〈許寂〉篇中,曾兩次出現:先是許寂遇見一對夫婦,男的高歌之後,「自臂間抽出两物,展而喝之,即两口劍躍起,在許寂頭上盤旋交擊。許寂非常驚懼。尋而収匣之。」這是從手臂抽出兩物而化為劍,但卻是收在匣裡。又說:「詩僧齊已,於溈山松下,親遇一僧,於頭指甲下抽岀兩口劔,跳躍凌空而去。」從大拇指的指甲中抽出兩口劍,卻也沒說是否可以抽藏自如。像這裡女尼開隱娘的後腦藏匕首,既不傷頭,而且要用匕首就可抽出的神奇,僅此而已。後來吳承恩寫《西遊記》,讓孫悟空把他的「金箍棒」藏在耳朵裡,也能抽藏自如,就是學袁郊的。不過,耳朵有孔,後腦卻要動刀,開後腦而藏匕首,恐怕是空前絕後的事了!
  20. 因兹亦不甚憐愛:聶鋒對女兒殺人的本事和怪異的行徑不敢多問,無可奈何,對隱娘就不怎麼憐愛了。

忽值磨鏡少年及門。隱娘曰:「此人可與我為夫。」白父,父不敢不從。遂嫁之。其夫但能淬鏡,餘無他能。父乃給衣食甚豐,具外室而居。數年後,父卒。魏帥稍知其異,遂以金帛召,署為左右吏。如此又數年。

  1. 忽值:突然遇上。
  2. 磨鏡:當時的「鏡」是銅鏡,必須經常磨洗銅垢,所以下文又說「淬」鏡。
  3. 具外室而居:準備了別的房子讓隱娘夫婦居住。
  4. 稍知:漸漸知道一些。
  5. 署為左右吏:安置在身邊擔任小吏。地位低的官職叫做「吏」。

至元和間,魏帥與陳許節度使劉昌裔不協,使隱娘賊其首。隱娘辭帥之許。劉能神筭,已知其來;召衙將令曰:「早至城北,候一丈夫一女子,各跨白黒衛。至門,遇有鵲前噪。丈夫以弓彈之,不中;妻奪夫彈,一丸而斃鵲者,揖之曰:『吾欲相見,故遠相祇迎也。』」衙將受約束,遇之。隱娘夫妻云:「劉僕射果神人,不然者何以洞吾也。願見劉公。」劉勞之。隱娘夫妻拜曰:「得罪僕射,合萬死。」劉曰:「不然,各親其主,人之常事。魏今與許何異?請當留此,勿相疑也。」隱娘謝曰:「僕射左右無人,願舎彼而就此;服公神明耳!」蓋知魏帥之不及劉也。劉問所須?曰:「每日只要錢二百文足矣!」乃依所請。忽不見二衛所在。劉使人尋之,不知所向。後潜於布囊中見二紙衛,一黑一白。

  1. 元和:唐代第十一位皇帝憲宗李純(778-820)的年號。前任皇帝順宗李誦在位不到一年,就因病於永貞元年(805)正月崩逝。憲宗繼位,以次年為元和元年。古代繼任的皇帝必須在繼位當年冬至祭天後才能改年號。元和共十五年(806-820)。
  2. 魏帥: 指魏博節度使。從元和元年到元和七年八月,魏博節度使都是田季安。田季安死後,田興接任魏博節度使,從此歸順朝廷。
  3. 陳許節度使劉昌裔:據《舊唐書•劉昌裔傳》,劉昌裔於德宗貞元十九年(803)由陳許行軍司馬升任檢校工部尚書兼許州刺史、陳許節度使(轄陳州和許州),再加檢校右僕射。一直到元和八年六月,才加檢校左僕射兼左龍武軍統軍。「左龍武軍」是禁軍之一,有大將軍、統軍、將軍的編制。劉昌裔是「統軍」,其實只是虛銜。一本劉昌裔作劉悟,劉悟子劉從諫,就是本文開始時所引沈作喆《寓簡》中所提及的人。劉悟原是淄青都知兵馬使,後來升任滑州刺史充義成軍節度使,已經是在元和十四年的事。與陳許節度無關。
  4. 賊其首:賊有殺害的意思。
  5. 隱娘辭帥之許:隱娘告別魏帥到許州去。陳許節度使的使府在許州。
  6. 劉能神筭,已知其來:「筭」同「算」。劉昌裔有非常精確的推算能力,已經預料到隱娘夫妻會來,以及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。「召衙將令曰」以下,就是說明劉昌裔「算」到的事。
  7. 候一丈夫一女子:等候一個男士和一個女子。丈夫,指男人。
  8. 白黒衛:白色和黑色的驢。隱娘騎白驢,她丈夫騎黑驢。驢所以又叫做「衛」,據說是因為晉代的名士衛玠喜歡騎驢,所以就把驢叫做衛。見南宋人羅願《爾雅翼》。
  9. 遇有鵲前噪,丈夫以弓彈之:遇到有鵲鳥在城門前聒噪,隱娘丈夫就拿彈弓射鵲。
  10. 揖之曰:「吾欲相見,故遠相祇迎也。」劉昌裔交代衙將,遇見這樣一對男女,就要向她們致敬,並說我(劉昌裔)想和她兩人相見,特別派了你(衙將)恭敬的到城門迎接。
  11. 衙將受約束,遇之:衙將得到劉昌裔的指示,果然遇上了劉昌裔所告知的情狀:男女各一人、騎黑白衛、鵲前噪、丈夫彈鵲不中、女子一丸斃鵲等,都在劉昌裔的算中。衙將應該佩服得五體投地,也會在隱娘夫婦前炫耀一番,所以隱娘才會有「劉僕射果神人,不然者何以洞吾也。」的讚嘆!「洞吾」,看清我們的行止作為。洞是「洞見」的意思。
  12. 劉僕射:劉昌裔有「檢校右僕射」的官銜。檢校,是以低資歷而佔高職稱。如杜甫的官銜是「檢校工部員外郎」。
  13. 合萬死:應該萬死。惶恐謝罪的話。
  14. 劉勞之:劉昌裔慰勞鼓勵隱娘夫妻。
  15. 魏今與許何異?請當留此,勿相疑也:劉昌裔對隱娘說:「如今覺得魏帥和我有甚麼不同?請不要懷疑我,一定要留下來。」
  16. 願舎彼而就此,服公神明耳:隱娘佩服劉昌裔的神算又誠懇,所以願意捨棄魏帥而留在許州。
  17. 蓋知魏帥之不及劉也:魏帥田季安的狠毒,史書上說得很清楚。而劉昌裔的為人,是守本分、能推誠心,豁達大度的人。隱娘對當時籓鎮情實,自有所聞,一旦親身體驗,自然心裡有數了!
  18. 忽不見二衛所在:最後一小段描述黑白兩頭驢突然都不見了,原來已經被變成紙驢,放在布袋裡。這是隱娘有意顯示自己也有變化的功能,讓劉昌裔多了一層認識。也呼應開頭劉昌裔能神算的敘述。

後月餘,白劉曰:「彼未知止,必使人繼至,今宵請剪髪,繫之以紅綃,送於魏枕前,以表不囘。」劉聽之。至四更,却反,曰:「送其信矣!是夜必使精精兒來殺某及賊僕射之首,此時亦萬計殺之,乞不憂耳!」劉豁達大度,亦無畏色。是夜明燭,半宵之後,果有二幡子,一紅一白,飄飄然如相擊於牀四隅,良久,見一人自空而踣,身首異處。隱娘亦岀曰:「精精兒已斃。」拽岀於堂之下,以藥化為水,毛髪不存矣!隱娘曰:「後夜當使妙手空空兒繼至,空空兒之神術,人莫能窺其用,鬼莫得躡其蹤,能從空虚入冥漠,無形而滅景。隱娘之伎,故不能造其境,此即繫僕射之福耳!但以于闐玉周其頸,擁以衾;隱娘當化為蠛蠓,潜入僕射腸中聽伺,其餘無逃避處。」劉如言。至三更,瞑目未熟,果聞項上鏗然聲甚厲。隱娘自劉口中躍岀。賀曰:「僕射無患矣!此人如俊鶻,一搏不中,即翩然逺逝,恥其不中耳!纔未踰一更,已千里矣!」後視其玉,果有匕首劃處,痕逾數分。自此劉轉厚禮之。

  1. 白劉曰:隱娘對劉昌裔說。「白」當動詞用,有「說明」、「告知」的意思。
  2. 彼未知止,必使人繼至:魏帥不肯罷休,一定會再派人繼續來殺劉昌裔。「彼」,指魏帥田季安。
  3. 今宵請剪髪,繫之以紅綃,送於魏枕前,以表不囘:今晚請你剪了頭髮,用紅絲帶綁著,讓我送到魏帥枕頭前,用來表示我沒有殺你,也不會回去了。隱娘向劉昌裔說明自己留下來的決心。
  4. 至四更,却反:四更,凌晨一點到三點之間。古人在夜晚七點開始休息,是「人定」,七點到九點是初更,九點到十一點是二更,十一點到凌晨一點是三更,正好半夜,所以說「三更半夜」。凌晨一點到三點是四更,三點到五點是五更。五更天色微明,就是「早晨」。卻反,回返。「卻」本是退的意思,這裡就是說隱娘由魏州回到許州。假設隱娘入夜即晚上七點由許州出發去魏州,四更正即凌晨兩點已回到許州,中間沒有任何耽擱,來回共是七個小時。許州距離魏州約六百里,來回一千二百里。隱娘的平均飛行速度一小時約一百七十餘里。
  5. 送其信矣:把信物送到了魏帥枕前了。信物就是前文所說用紅絲帶綁著的頭髮。
  6. 是夜必使精精兒來殺某及賊僕射之首:魏帥看了隱娘送去表明決心的信物,一定又氣又恨,當天晚上就會派他手下武功高強的精精兒來殺隱娘和劉昌裔。
  7. 此時亦萬計殺之:到如今,我也會想盡辦法殺了精精兒。
  8. 是夜明燭:當晚把蠟燭點得通明。
  9. 半宵之後,果有二幡子,一紅一白,飄飄然如相擊於牀四隅:半夜後,果然有兩面細長的布旗,一面紅色,一面白色,在劉昌裔臥牀的四個角落飄來飄去,互相攻擊。
  10. 踣:跌倒。
  11. 隱娘亦岀曰:隱娘化身為白幡,和精精兒繞著牀互相攻擊,精精兒被砍了頭掉下來,隱娘也就現身。
  12. 拽岀:連拖帶拉丟出去。
  13. 後夜當使妙手空空兒繼至:後天晚上,魏帥應當會繼續派更高強的刺客妙手空空兒來。
  14. 人莫能窺其用,鬼莫得躡其蹤,能從空虚入冥漠,無形而滅景:別人不能夠知道他會怎麼施展,連鬼都跟不上他的行蹤。他幾乎無所不在,變化莫測,既沒有形體,也看不到影像。形容妙手空空兒變化萬千、無聲無息。「景」原是「影」的意思,現在比較常看到的「景印」就是「影印」。
  15. 隱娘之伎,故不能造其境:所以隱娘的劍術和能力,是達不到他的境界的。「造」,達到。
  16. 此即繫僕射之福耳:這就要看你的福氣夠不夠了。隱娘自知不是妙手空空兒的對手,只有想辦法消極的作保護工作,而關鍵就要看劉昌裔的命運了。
  17. 但以于闐玉周其頸,擁以衾:只須用于闐玉圍著脖子,再抱著棉被保護。妙手空空兒要的是劉昌裔的腦袋,所以必須盡力保護脖子不受傷害。《唐書•西域傳》記:「于闐有玉河,國人夜視月光盛處,必得美玉。」于闐玉自南北朝以來,最受寶重,而古人有「服金者夀如金,服玉者夀如玉」的說法。玉質堅硬,又屬吉祥之物,所以用玉圍脖子,作為防護。
  18. 隱娘當化為蠛蠓: 蠛蠓是一種小蟲,下雨後成群飛舞。這句話說明隱娘不僅可以把驢變成紙驢,就連自己也可以變成小蟲,然後藏到劉昌裔的腸子裏。因為妙手空空兒武功高強,房內無處可躲,只有變成小蟲,藏到劉昌裔腸子內,或許才可避開妙手空空兒。吳承恩《西遊記》中孫悟空有七十二變,就更誇張了。
  19. 聽伺:細心等待。如果劍刺在玉上,會發出聲音,所以用「聽」;一旦有聲音,就是自己現身攻擊的機會,所以用「伺」。「伺」有偵查、等待的意思。
  20. 其餘無逃避處:沒有別的辦法可以逃避。
  21. 瞑目未熟:眼睛閉著但還沒熟睡。
  22. 果聞項上鏗然聲甚厲:果然聽到脖子上相當尖銳的鏗鏘聲。
  23. 俊鶻:特別兇猛的鳥。「鶻」就是凶猛的鳥。
  24. 一搏不中,即翩然逺逝,恥其不中耳:只攻擊一次,如果沒成功,牠就覺得羞恥,飛得遠遠的消失了。「搏」,攻擊並捕捉。
  25. 自此劉轉厚禮之:劉昌裔從此對隱娘變得更加敬重。

元和八年,劉自許入覲。隱娘不願從焉,云:「自此尋山水,訪至人,但乞一廬給與其夫。」劉如約。後漸不知所之。及劉薨於統軍,隱娘亦鞭驢而一至京師,柩前慟哭而去。開成年,昌裔子縱除陵州刺史,至蜀棧道,遇隱娘,貌若當時,甚喜相見。依前跨白衛如故。語縱曰:「郎君大災,不合適此。」出藥一粒,令縱吞之。云:「來年火急抛官歸洛,方脱此禍。吾藥力只保一年患耳!」縱亦不甚信,遺其繒綵,隱娘一無所受,但沉醉而去。後一年,縱不休官,果卒於陵州。自此無復有人見隱娘矣!

  1. 及元和八年,劉自許入覲:據《舊唐書•劉昌裔傳》,元和八年(813)六月,劉昌裔由檢校右僕射、陳許節度使,升為檢校左僕射兼左龍武軍統軍。被徵召回朝廷。
  2.  至人:《莊子》說:「至人無己」。道家的「至人」,境界高於儒家的「聖人」。這裡只是借用,指劍術技藝修養高超的人。
  3. 但乞一廬給與其夫:隱娘向劉昌裔要求安頓她丈夫的生活。「廬」本是簡單的房舍。
  4. 後漸不知所之:從元和八年六月劉昌裔回長安後,隱娘就不知去向。
  5. 及劉薨於統軍:劉昌裔於元和八年十一月在左龍武軍統軍任上去世。劉昌裔因年老生病,朝廷召他回京,他到了長安城東的長樂驛,接到新的任命,就向皇帝請求回家養病,不久就去世了。憲宗特別追封他為「潞州大都督」,贈諡號「威」。劉昌裔是山西陽曲人,「潞州」在山西長治,所以追封他為「潞州大都督」。又根據蘇洵的《諡法》,凡有「賞勸刑怒」、「以刑服遠」、「強毅執正」表現的表現,都可以諡為「威」。劉昌裔既諡「威」,後人為表尊崇,就稱他為「劉威公」。
  6. 開成:唐代第十四位皇帝文宗李昂(809-840)的第二個年號(836-840)。第一個年號是太和(827-835)。
  7. 劉縱:白居易有〈劉縱授祕書郎制〉:「勅某官劉縱,徒步詣闕,上獻封章,又自叙其先臣陳許間事,皆厯厯可聴。公侯子弟多溺於驕邪,爾能讀書學文,自可嘉奬,圖籍之府,命爾為郎,豈唯振滯求能,且不欲使勲勞之後棲棲於塵土中。可祕書省祕書郎。」(《白氏長慶集》四十八)這是史書中唯一有關劉縱的記載。所謂「自叙其先臣陳許間事」,就是劉昌裔在陳許節度使任上的事。陵州,四川仁壽。
  8. 依前跨白衛如故:隱娘一直騎白驢,與精精兒交手時變成白幡,「白」和「隱」是很有趣的對比,正如韓愈字「退之」,相反而相成。後來再沒有人看到隱娘,就是隱娘真正「隱」了!
  9. 郎君大災,不合適此:公子有大災難,不應該到陵州去。敬稱劉昌裔的兒子,所以用「郎君」。
  10. 來年火急抛官歸洛:明年趕快放棄官職回去洛陽。
  11. 遺其繒綵:贈送彩色的絲織品。遺,贈送。
Tags: 

About Author

黃啟方

專研唐宋文學。曾任臺灣大學文學院院長、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國文科顧問、國語日報古今文選主編,現任世新大學榮譽教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