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縱談》文人就愛美食 李白的歌 唯飲者留名

建立: 09/28/2016 - 17:27
插圖/王家麒

詩仙李白的形象與酒緊緊相連,他也自稱是「酒仙翁」、「酒中仙」,
似乎頗有以此為傲的意味。
他為何如此愛酒?他所喝的到底是什麼酒?
在他筆下令人醺然陶醉的詩篇裡,是否蘊涵著不為人知的哀愁?

李白(七O一辛丑∼七六二年)三十歲時,才到了長安。他去見當時大名鼎鼎的「秘書監」賀知章(六五九己未∼七四四年);賀知章對他大為賞識,稱讚他是「天上謫仙人」;李白因而有了「謫仙」的稱號。後來杜甫(七一二壬子∼七七O年)作〈飲中八仙歌〉,就用李白在四十二歲時回唐明皇的話:「臣是酒中仙」,而稱他「酒中仙」;李白的朋友崔成甫,在李白四十八歲時,稱他作「酒仙人」;李白自己在五十五歲時,也說自己是「酒仙翁」。可是,為什麼不就自號「酒仙」呢?

 

酒肆藏名三十載

原來,初唐的王績,就早已經在〈醉鄉記〉中有「阮嗣宗、陶淵明等十數人並遊於醉鄉,沒身不返,死葬其壤。中國以為酒仙」的話,所以,「酒仙」的稱號,已經由王績送給阮籍和陶潛了。對愛酒的李太白來說,怎可屈居「第三酒仙」呢?「酒中仙」也還貼切,所以即使在面對唐明皇時,李白也得意的說「臣是酒中仙」了!

在李白之前,阮籍好酒成名;劉伶寫〈酒德頌〉,自稱以酒為名;陶潛寫了二十首〈飲酒詩〉,王績也作了〈醉鄉記〉,都在酒的領域中,博得一定聲望。那李白要怎麼樣凸顯自己「酒中仙」的特質呢?他寫了:「天若不愛酒,酒星不在天。地若不愛酒,地應無酒泉。天地既愛酒,愛酒不愧天。」(〈月下獨酌‧ 四首之二〉)的宣示。既然愛酒,當然就絕不放過寫酒的機會!李白四十七歲時,有西域人迦葉問他「是何人」?他用一首詩回答:

青蓮居士謫仙人,酒肆藏名三十春。

湖州司馬何須問,金粟如來是後身。

這麼看來,李白十八歲就開始泡在酒店中了,終其一生,應該是有四十六年的酒名嘍!雖然,現在所能看到的李白最早的「酒」詩,是他二十六歲時在揚州所作〈廣陵贈別〉詩中的「玉瓶沽美酒」一句。

 

新豐美酒醉高樓

北宋王安石選了杜甫、韓愈、歐陽修和李白的詩,編成《四家詩選》,但年輩最長的李白,卻被排在歐陽修之後。有人認為是王安石對李白「十句九句言婦人酒耳」的不滿。是否如此,向來見仁見智。李白的詩作傳世的有一千多首,大概分析,凡是有「酒」、「醉」、「醺」、「酣」等與酒有關的詩篇,約只有兩百首,並非「十句九句」,但比陶淵明的二十首〈飲酒詩〉,當然是多得太多了!

不像陶淵明經常只能喝「濁酒」,偶爾才有「名酒」,才能痛飲。李白兩百首酒詩中,「濁酒」沒出現過,即使連「清酒」,也只有一兩次。而從二十六歲寫「玉瓶沽美酒」一句開始,「美酒」就出現了二十幾次。或許,正如李白在〈將進酒〉詩中所說,李白不惜用「五花馬」、「千金裘」換酒,當然能夠喝到「美酒」。李白筆下的「美酒」,應該不是泛泛而說,有些還是從來就很有名的酒。譬如說以下四種:

一、淥酒:用江西南昌淥水的水釀的酒稱「淥酒」,用湖南衡陽霝水釀的酒稱霝酒。合稱「醽醁」,或「酃淥」、「醽淥」,是帝王用來祭祖用的酒,其名貴可知。李白詩說:「春風東來忽相過,金樽淥酒生微波」、「淥酒哂丹液,青娥凋素顏」、「子猷聞風動窗竹,相邀共醉杯中淥」。「淥酒」,不能說只是「清酒」。

二、金陵酒:金陵(今南京)地方的酒。李白詩說:「解我紫綺裘,且換金陵酒。」要用紫綺裘換的酒,當然不是普通的酒。又說:「朝沽金陵酒,歌吹孫楚樓」、「且換金陵酒,酒來笑復歌。」

三、蘭陵酒:山東曲阿後湖水及高驪覆船山馬陵溪水,水味甘冽,釀酒極醇美,稱為蘭陵酒。李白〈客中行〉詩:「蘭陵美酒鬱金香,玉碗盛來琥珀光。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處是他鄉。」是他的名作。

四、新豐酒:李白詩中所說的「新豐酒」,是指在江蘇丹陽、鎮江之間的新豐市所產的酒。南朝梁元帝已經有「試酌新豐酒,遙勸陽臺人」的話,久負盛名。李白詩說:「君歌陽叛兒,妾勸新豐酒」、「託交從劇孟,買醉入新豐」、「錦衣入新豐,對酒鳴絲桐」、「清歌絃古曲,美酒沽新豐」、「南國新豐酒,東山小妓歌」。「情人道來竟不來,何人共醉新豐酒?」至於後來王維所說「新豐美酒斗十千」的新豐,則是長安附近漢高祖劉邦「新」建的「豐」。

此外,宋初陶榖在《清異錄》中有一則記事說:

舊聞李太白好飲玉浮粱,不知其果何物。余得吳婢,使釀酒,因促其功。答曰:「尚未熟,但浮粱耳。」試取一盞至,則浮蛆酒脂也。乃悟太白所飲蓋此耳。

然而,李白詩文集中並未見「玉浮粱」的名稱。而陶榖所說的「浮蛆」,又稱「浮蟻」,是酒面上漂浮的白沫,還含有米粒,故稱「玉浮粱」。

 

玉盤楊梅為君設

真正能享受酒中樂趣的人,不一定在乎要有什麼佳餚按酒。在李白兩百首酒詩中,酒與餚同時提到的很少,而〈梁園吟〉說的酒餚,很是出人意外:

人生達命豈假愁,且飲美酒登高樓。平頭奴子搖大扇,五月不熱疑清秋。玉盤楊梅為君設,吳鹽如花皎白雪。持鹽把酒但飲之,莫學夷齊事高潔。

五月的時候登樓喝美酒,這時楊梅當令,就把梅子沾著雪白的鹽下酒,有酸有鹹,再加酒的甘醇辛辣,真是五味俱全。鹽和梅本來就是最好的調味品,《尚書》說:「若作和羹,爾惟鹽梅。」後來引申為擔任宰相的人,要有如鹽和梅一般調和鼎鼐的功能。

再者,從「斗酒烹黃雞」、「呼童烹雞酌白酒」、「搖扇對酒樓,持袂把蟹螯」、「斗酒雙魚表情素」、「酒客愛秋蔬,山盤薦霜梨」、「沽酒提盤飯霜栗」等詩句,可以看出,就飲酒而言,李白是隨興的,什麼都能下酒,只要能避免「獨酌無相親」甚至「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」的寂寞場面,就心滿意足了!

 

與爾同銷萬古愁

李白曾經說「白髮三千丈,緣愁似箇長。」(〈秋浦歌〉之十七),而李白的酒詩,似乎就是以「消愁」為基調,尤其在獨酌時:

窮愁千萬端,美酒三百杯。愁多酒雖少,酒傾愁不來。所以知酒聖,酒酣心自開。(〈月下獨酌〉四首之四)其他如:

愁來飲酒二千石,寒灰重暖生陽春。(〈江夏贈韋南陵冰〉)

君家有酒我何愁,客多樂酣秉燭遊。(〈對雪醉後贈王歷陽〉)

洞庭破秋月,縱酒開愁容。(〈洞庭醉後送絳州呂使君杲流澧州〉)

人生飄忽百年內,且須酣暢萬古情。(〈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〉)

愁看楊花飛,置酒正相宜。(〈宴鄭參卿山池〉)

雖然,李白也自知「舉杯消愁愁更愁」(〈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〉),但還是不能放棄喝酒消愁的意念;應該在還不到四十歲的時候,就借樂府古題〈將進酒〉,寫下了不朽的詩篇:

君不見、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君不見、高堂明鏡悲白髪。朝如青絲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烹羊宰牛且為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將進酒,君莫停。與君歌一曲,請君為我側耳聴。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願長醉不願醒。古來聖賢皆寂寞,惟有飲者留其名。陳王昔時宴平樂,斗酒十千恣歡謔。主人何為言少錢,會須沽取對君酌。五花馬,千金裘,呼兒將出換美酒,與爾同消萬古愁。

李白這位詩仙、酒中仙,豪邁不羈,唱出的卻是「但願長醉不願醒」、「與爾同消萬古愁」的藍調!(本文李白作品繫年據安旗《李白全集編年注》)

About Author

黃啟方

專研唐宋文學。曾任臺灣大學文學院院長、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國文科顧問、國語日報古今文選主編,現任世新大學榮譽教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