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操對酒當歌 用什麼按酒?

建立: 12/14/2015 - 16:22

「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!」
這是曹操〈短歌行〉中膾炙人口的佳句。
以曹操的性情,好飲酒的他會喜愛什麼下酒菜呢?

相對於屈原的「眾人皆醉我獨醒」,曹操年輕時,

就很會「借酒裝醉」了。《曹瞞傳》:「每與人談論,戲弄言誦,盡無所隱,及歡悅大笑,至以頭沒杯案中,餚膳皆沾汙巾幘。」描寫曹操喝酒喝到高興時,竟然連頭都埋在桌上杯盤間,頭巾都沾了飯菜而弄髒。那副德行,若不是真的醉得不省人事,就一定是裝瘋賣傻!

藉禁酒殺孔融

時移勢易,漢獻帝建安十三年(西元二 ○八年)秋,曹操已經是丞相,因荒年又用兵,就頒布「禁酒令」。孔子第二十五世孫孔融,認為酒有助成禮節的功能,不可以禁,一再據理反對,而且言詞激烈。曹操終於忍無可忍,就用「惑眾」的罪名,將孔融下獄棄市。

蘇軾感嘆說:「孔融以英偉冠世之資,師表海內,意所予奪,天下從之。此﹃人中龍﹄也。而曹操陰賊險狠,特鬼蜮之雄者耳!其勢不兩立:非公誅操,則操害公。此理之常。」

「人中龍」和「鬼蜮之雄」,就如冰和炭的不能相容。這正是孔融的無奈!孔融也好飲酒,常說:「座上客常滿,尊中酒不空。吾無患矣!」但大患卻出於酒徒曹操!豈不可哀!

對酒當歌人生幾何

曹操殺了孔融的那一年十月,在赤壁一戰,被劉備、孫權的聯軍擊潰,大敗而逃,引為生平莫大恥辱。於是在建安十五年下〈求賢令〉,希望收攬天下人才,卻不論品德。當年冬,在鄴城建「銅雀臺」。「銅雀臺」落成時,曹操大宴賓客;眾人無不歌功頌德。曹操躊躇滿志,豪氣干雲。

《三國演義》第五十六回「曹操大宴銅雀臺」就有很傳神的描述。而曹操傳誦千古的〈短歌行〉或許就在那個場面唱出,有樂極而生悲涼的感慨。開篇,四句「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!」尤其膾炙人口。對全詩的解釋,前人論說很多,但這四句很明顯的是說要及時行樂。曹操既好讀書,又才氣縱橫,「晝則講軍策,夜則思經傳。登高必賦,乃造新詩;被之管絃,皆成樂章。」後人有詩稱讚說:「對酒當歌音節古,阿瞞到底是詞雄。」

有酒有歌,場面自是無限歡樂。但若無佳餚助興,不免美中不足。曹操睥睨一世,他會為哪一種美食而傾心呢?

「梅子」曹公調和鼎鼐

曹操字孟德,小名阿瞞,後人也叫他曹瞞;但還有一個「梅子」的稱呼:北宋沈括在《夢溪筆談》中說:吳人多謂梅子為曹公。以其嘗「望梅止渴」也!又謂鵝為右軍。有一士人遺人「醋梅」與「燖鵝」,作書云:「醋浸曹公一瓶,湯燖右軍兩隻。聊備一饌。」

曹操帶兵迷了路,沒水喝。於是宣稱:「前方有梅林,長滿了梅子,又甜又酸,可以止渴!」軍士聽了,都流口水,很快就找到了水源。這就是成語「望梅止渴」的原型。後人竟因此稱曹操為「梅子」,真讓人發噱!就像稱王羲之為「鵝」一樣!

曹操在急切中能想出梅子以鼓舞士氣,可見他熟讀古書。食物烹調時如果缺了鹹和酸,就不會有好味道。古人就說:「梅止於酸,鹽止於鹹。飲食不可以無鹽梅,而味道常在於鹽梅之外。」

在古代,梅子是「酸」的主角,早在《尚書》中就有「若作和羹,爾為鹽梅」的話。曹操身為宰相,又以周公自比,正該有「調和鼎鼐」的本事。所以在「對酒當歌」時,所有美食都應該有梅子調味,甚或就以梅子「按」酒。(古人說「下酒」為「按酒」,和「下飯」對舉。)

「雞肋」勝牛骨豈可棄之

建安二十年(西元二一五年)七月,曹操平定了漢中,「得隴望蜀」,想趁勢攻打在成都的劉備,但猶豫未決;部將請示「口令」,曹操只說「雞肋」兩字。部將都不懂是什麼意思。楊修這人逞才,竟要大家收拾裝備,準備回家;因為雞肋「食之則無所得,棄之則如可惜」呀!曹操果然下令班師。

這就是「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」的「雞肋」典故。曹操心裡想的,被楊修一語道破,恐怕很不是滋味。楊修雖然是朝廷大老楊彪的兒子,但也是袁氏的外甥。曹操終究用「漏泄言教,交關諸侯」的罪名殺了楊修,以絕後患!「雞肋」竟成為決定性的一根稻草!所以後人會說:「雞肋曹公忿!」

雞的肋骨當然沒什麼肉,所以「食之則無所得」,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滋味,丟棄了還是可惜。曹操早年豪飲,應該領會過啃骨上肉末按酒,或者用雞肋加梅子熬湯醒酒助興的樂趣,才會用「雞肋」作為口令。何況,「雞肋」被認為比「牛骨」要有味呢!

千秋享祭最愛「鰒魚」

「鰒魚」是俗稱的「九孔」,又叫「石決明」、「千里光」,有治青盲失睛的功效。蘇軾〈鰒魚行〉詩有「兩雄一律盜漢家,嗜好亦若肩相差」兩句,指出要篡奪漢朝天下的「兩雄」都喜愛「鰒魚」。「兩雄」就是指王莽和曹操。王莽最後將敗亡時,「軍師外破,大臣內叛,左右無所信,憂懣不能食,但飲酒、啗鰒魚、讀軍書,倦因憑几寢,不復就.。」

曹操喜歡「鰒魚」,史書上並沒有記載,但兒子曹植就說得很確切。建安二十五年正月,曹操在洛陽建宮殿,砍了「濯龍祠」的樹,傳說樹流血,極為不祥。曹操因此一病不起,享年六十六歲。死後約半年,次子臨淄侯曹植上表向皇帝曹丕請求祭祀曹操。《求祭先王表》說:「臣欲祭先王于北河之上, ..先王喜鰒,臣前以表得徐州臧霸遺鰒二百枚,足自供事。..計先王崩來,未能半歲,臣實欲告敬,且欲復盡哀。」曹植先向徐州刺史臧霸要了兩百個曹操最喜歡的鰒魚,要祭曹操以「盡哀」。因禮法的限制,他的請求沒獲准。曹丕的批示,大意是:「看了你的報告,知道你思念先王,想去祭祀父親,我心裡一樣傷感。已準備派人送祭品,助你完成心願。但身為國君又是嫡子,必須遵守禮法制度,所以不能同意。但是你的用心和我完全一樣。」曹植才高恃寵,任性而行,飲酒不節,違背禮法,讓曹操失望透頂,而改立曹丕為太子。這時請求祭祀亡父,讓曹操死後也能享受最愛的鰒魚,卻沒機會;應該會悔不當初吧!

Tags: 

About Author

黃啟方

專研唐宋文學。曾任臺灣大學文學院院長、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國文科顧問、國語日報古今文選主編,現任世新大學榮譽教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