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植 舉泰山以為肉傾東海以為酒

建立: 01/25/2016 - 14:04
插圖/POP'N BOX

才高八斗的曹植,能七步成詩,人稱繡虎,與曹操一樣愛酒,但常醉酒誤事,斷送前程,他是不勝酒力還是飲酒晦迹呢?

曹操有二十五個兒子,其中曹丕、曹彰、曹植、曹熊是卞皇后所生。曹植(西元一九二~二三二年,字子建,封陳王,諡號思)比哥哥曹丕(西元一八七~二二六年)小了六歲。曹植天資聰敏,十歲時寫文章就好像早就寫好的(宿構)。曹操以為他找「槍手」代寫,曹植就要求當眾試驗。曹操出了題目,曹植文不加點、很快就第一個完成了。曹操這才知道自己竟連兒子的天分都不知道,從此對他特別鍾愛,有意立為太子。

但是曹植負才凌物:「任性而行,不自彫勵,飲酒不節」,又犯了禁令,曾經駕車通過皇帝才能走的「馳道」;又任意開皇宮的大門「金馬門」出宮;在建安二十四年(西元二一九年)曹仁被關羽包圍,情勢危急時,曹操任命曹植以南中郎將的名義擔任征虜將軍,要派他去解救曹仁,在召見他將有所告誡時,曹植卻又醉到不能聽令。曹操這才懊惱,改立曹丕為太子。

七步成詩人稱「繡虎」

曹丕篡漢當了皇帝後,曾命令曹植要七步成詩,否則就要殺他;於是「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」的〈七步詩〉就產生了。雖然曹丕深有慚色,但還是不放過弟弟;有一次,曹丕帶著曹植出遊,看見兩頭牛在牆間角鬥,被打敗的牛落井而死。曹丕要曹植作〈牛.詩〉,但不准說「牛」、「井」、「鬥」、「死」這些字,並限定在馬走一百步內寫出四十字。曹植策馬而馳,不到一百步,詩就完成了:「兩肉齊道行,頭上戴橫骨。行至凶土頭,崛起相唐突。二敵不俱勝,一肉臥土窟。非是力不如,盛氣不得洩!」

曹植的〈七步詩〉,讓他有了「繡虎」的雅號(「繡虎」和「雕龍」都是讚美文才之詞);但〈牛.詩〉最早見於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(西元九七八年)編成的《太平廣記》中,或許只是踵事增華的附會吧!

八斗高才  不勝酒力

比曹植晚了一百五十四年出生的晉代大詩人謝靈運(西元三八五~四三三年)曾經說,天下的「才」如有一石,那麼曹植一人就占了八斗,剩下兩斗,天下其他人合起來占一斗,自己則獨占一斗。謝靈運也真會恭維自己了!

曹植有八斗高才,原先又深得曹操寵愛,身邊也有一些人才,只要小心謹慎,就是曹操的接班人;但他卻再三因喝酒而誤事,毀了自己的大好前程,不但日後被哥哥曹丕欺負,還得看侄兒魏明帝曹叡的臉色,四十一歲就抑鬱而終。

但隋朝大儒王通(西元五八四~六一八年),卻以為曹植是「飲酒晦.」才會「不自彫勵」;並說「陳思王可謂達理者也,以天,下讓。時人莫之知也。」他認為曹植具有「讓天下」的「仁」和「智」。雖然南宋的葉適(西元一一五○~一二二三年)、劉克莊(西元一一八七一二六九年)都同意這個說法,但朱熹(西元一一三~○~一二○○年)卻完全反對。

曹丕當上皇帝的第二年,負責監督諸侯的冠均,為討好曹丕,彈劾曹植「醉酒悖慢,劫脅使者」,曹植因此由臨淄侯貶為安鄉侯。雖然有羅織之嫌,但「醉酒」應該不假。所以「飲酒晦.」的說法會讓人懷疑。曹植或許也有曹操飲酒的豪情,但酒量卻有限,因而每喝必醉! 

舉泰山以為肉  傾東海以為酒

曹植在給好朋友吳質的信中,說到了「大丈夫之樂」,所用的一些詞語,相當聳動,譬如:「舉泰山以為肉,傾東海以為酒」、「食若填巨壑,飲若灌漏.」、「燕飲彌日」、「觴酌凌波於前,簫管發音於後」。

「舉泰山以為肉,傾東海以為酒」形容堆積如山的肉和源源不絕的酒;「食若填巨壑,飲若灌漏.」則大有梁山泊好漢大塊嚼肉、大碗喫酒的氣勢,當然都是誇張的說法,但「燕飲彌日」應是寫實;「觴酌凌波於前,簫管發音於後」,則是酒杯傳遞不停、音樂演奏不斷,這是曹植和吳質這些好朋友,包括曹丕和「建安七子」常有的聚會盛況。

雖然說「傾東海以為酒」、「飲若灌漏.」或「觴酌凌波於前」等語句看來有些誇張,但如果知道這些文人在一起喝酒玩樂時,也有「酒池」,就可恍然了!《廣博物志》有以下這段記載:

陳思王為「鴨頭杓」,浮於九曲酒池。王意有思勸,鴨頭則.向之。又為「鵲尾杓」,長而直,王意有所到處,於.上旋之,鵲尾則指之。

「酒」是在「九曲酒池」中!「池」而九曲,可見不小。所以必須有「鴨頭杓」和「鵲尾杓」兩種舀酒工具,隨曹植的心意,可以隨時「勸(鼓勵)酒」。曹二公子如此「燕飲彌日」,酒量如又不好,則焉得不醉!

美酒斗十千按酒以餚甘

曹植在〈娛賓賦〉中說:「美酒清而餚甘。」東漢末年的美酒,究竟是什麼樣的酒,有待探討,但曹植說的美酒是「清」的,當然是濾過的醇酒,不然就要說是「濁醪」了!他在〈名都篇〉裡又說:「歸來宴平樂,美酒斗十千。」一斗酒十千錢,似乎很貴,也只有這些公子哥兒們喝得起!酒價會隨時代而改變,但是曹植喝的酒顯然已經成為標竿,所以連唐代詩人王維等人都大量的用「斗酒十千」入詩,可見曹植的魅力!

有美酒不能缺美食,曹植只說「餚甘」,甘和辛(辣)、酸、鹹、苦合稱「五味」而「甘」最是美味。曹子建用來「按酒」的「甘餚」是,什麼美味呢?〈名都篇〉裡說:「膾鯉臇胎.,寒鱉炙熊膰。」前一句是說把鯉魚和「胎.」(一種有子的魚)作成「羹」(臇)後一句是指「冷凍甲魚」和「烤熊掌」。但「膾鯉炰鱉」,早見於《詩經 ‧小雅‧六月》,而魚與熊掌,都是古代美味的代表,孟子不是說過「魚我所欲也,熊掌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舍魚而取熊掌者也。」所以曹植或許只是把傳統美味引來做樣板,他真正喜歡的美食究竟是什麼呢?該不會和他父親一樣,也喜愛「鰒魚」吧? 

自製駞蹄羹一甌價千金

曹子建果然與眾不同,竟然還會自創美食;文獻上說:「陳思王製駞蹄羹,一甌千金。自勸陳琳、劉公幹.食。後號為七寶羹。」「駝峰」、「駞(駝)蹄」都曾列名「八珍」,駞蹄應是西域才有,得來不易,曹植竟能研發做成羹品。他怎麼烹調「駞蹄羹」,雖已不可考,但唐代杜甫名詩「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」的前一聯,就是「勸客駞蹄羹,霜橙壓香橘」。到了元代,忽必烈的宰相耶律鑄(西元一二二一~一二八五年)有一組〈行帳八珍詩〉,第三珍就是「駞蹄羹」;他說:「獨擅千金濟美名,夤緣遺味更騰聲。不應也許教人道,眾口難調傅說羹。」並解釋:「康居南鄙伊麗迆西,沙磧斥鹵地,往往產野駞,與今雙峯家駞無異。肉極美,蹄為羹,有自然絕味。」(《雙溪醉隱集》卷六),明代人更具體說明製作的方法:「鮮醃一宿,湯下一二沸,慢火養,肉宜火。」(《竹嶼山房雜部》卷三)

曹植研發的「駞蹄羹」,因食材難得,價錢昂貴,一小碗竟然和一斗美酒的價錢一般,只是不知滋味究竟如何!曹植得「勸」好友陳琳和劉楨一起品味,除了得來不易,或許兩位好友並不欣賞呢!但這「駞蹄羹」應該就是讓曹植每喝必醉的美食吧!

About Author

黃啟方

專研唐宋文學。曾任臺灣大學文學院院長、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國文科顧問、國語日報古今文選主編,現任世新大學榮譽教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