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的機會

建立: 08/01/2016 - 18:28

中國從來就不需要歷史給的機會,中國自己就是歷史了。

小學時候,讀地理課本最爽的就是在中國地圖上,看到海南島下方有一個腰子形的吊袋狀的線條圖,剛好斜斜的擠在中南半島和菲律賓之間那一片大海中,而考試時也會有這一道填充題:我國最南端的領土是───?答案:「曾母暗沙」,好遙遠的存在,既虛幻又美麗,比夜空下那點點繁星還不真實。

今天的南海風雲可熱鬧了。美國和中國的軍機、航艦在那裡又進又出,比拳頭、秀肌肉。菲律賓剛就任的牛仔總統本來是欲語還休,想兩邊通吃,可南海仲裁判決一揭曉,大獲全勝的菲律賓一邊是舉國歡騰的民眾,一邊是為之語塞,不知如何是好的政府。雖說得了便宜,卻連賣乖都得看人臉色。

最讓人摸不透的應該就是咱臺灣的反應了。「仲裁案」明明判定中國宣稱的九段線不合法,不就擺明了臺灣可以藉此金蟬脫殼,和中國的瓜葛又擺脫了一件?哪知媒體卻一片「朝野同表憤慨」之聲,行政院長和總統同聲「絕不接受」。蔡英文還登艦與官兵搏感情,只差沒有隨艦出征,否則真鬧了國際笑話,風頭一下子就把前總統的「橫行」比了下去。新政府口口聲聲說要維持現狀,會不會假戲真做,演過頭了?

史家筆鋒難免放恣,但張宏杰在《飢餓的盛世:乾隆時代的得與失》把乾隆拒斥馬戛爾尼使節團開放中國門戶的要求,說成「乾隆不知道,他錯過世界留給中國的最後一個機會」,則未免太過。

從乾、嘉二帝到鴉片戰爭,歷史還得再等個五十年;而一九一一年滿清崩塌至毛澤東一統中國,也不過四十年間事。自此而後,一九五O年早期佔領西藏,進軍朝鮮半島,九O年代收回了香港和澳門,與幾乎每個鄰國都有邊界紛爭,不時發生暴力衝突。中國從來就不需要歷史給的機會,中國自己就是歷史了。

南海會成為中國的內海嗎?抑或是其剛要起步的海軍的墳場?也許答案恰會落在兩者間拉扯,這就是中國得以綿延數千年的韌性,哪有「最後」可言?此時此刻,重溫阿梅斯托《文明的力量》有關中國的警句,就格外怵目驚心:「中國以外的世界永遠在想的一個大問題是『中國下一步會怎麼做?』這個問題從來不會問得無關緊要,也是我們現在應該再問的」。

僅是一水之隔的臺灣,面對在歷史長河中不斷擴張的中國如何能傲然挺立,絕對是我們往後數代人最至關緊要的課題。

About Author

郭重興

延伸閱讀

06/10/2016 - 16:04
02/09/2016 - 12:19
02/09/2016 - 12:16
01/08/2016 - 18:32
01/08/2016 - 18: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