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場不可思議的教育實驗

建立: 08/02/2016 - 19:05
一群「另類」的師生,將在寶藏巖這個特殊的環境裡,展開充滿各種可能性的未來。攝影/陳弘岱

對本來就在體制外接受實驗教育的自學生而言,TMS的出現,立刻解決了他們在學習上難以為繼的困境;對於應屆畢業,考完會考的國中生而言,有些學生把TMS放在高職的影視、戲劇、表演科來評量,也有不少原來考慮讀普通高中,會考分數也可以進不錯的高中,

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裡的TMS

清晨的口試就要開始了,寶藏巖還在沉睡中,我悄悄經過寶藏巖的廟前,看到了一個令人震撼落淚的畫面:一個手中拿著資料夾的小男生,正四下張望陌生又奇異的環境時,他的母親正在為他的應試跪拜,叢林中不時傳來蟲鳴鳥語,回應著為人母的虔誠默禱。

昨天有家長帶著孩子,來寶藏巖看未來的學校環境,竟然詢問寶藏巖的房子一幢大約多少錢,他考慮未來如果孩子要讀這所學校,乾脆就直接買幢寶藏巖的房子給孩子住,將來再賣掉。

這兩個簡單的畫面,正描繪了此時此刻臺灣的社會狀態和教育現場。問題是,寶藏巖不是一般人想像中可以當成商品交易的房子,市政府曾經花了大筆經費,整修下水道及房子結構,除了保留一些房子出租給原住戶,其他房子已經改造成國際藝術村,現在有一部分房子,提供給「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(Taipei Media School,簡稱TMS)」使用,正在進行內外部裝修。而我成了這所第一年只能招收四十一人的TMS第一任校長。對我而言,這種狀況似乎是一種宿命。

在原本的計畫中,我也是六位口試委員之一,但是我決定建立學校的傳統,就是由辦學的人挑選最適合的老師,由老師們共同決定他們想要的學生,校長可以加入討論,但是不加入評分。一旦選出學生後,立刻組成學生自治會和家長委員會,之後我們便進行這場以學生為主體的實驗教育。除了老師已經準備好的基礎課程之外,學生可以提出他們未來想要學習的方式和課程;校長的工作,便是協助讓這場教育實驗教育順利進行。我雖然不參與評分,但是我決定三天全程參與口試過程,我想親自見到每一個參加口試的學生,我知道從他們的身上,可以洞悉臺灣現階段整體中學教育的現況。

從報名人數超過預期和報名者的多樣性,就可以判斷外界是如何看待這所與眾不同的「學校」了。對本來就在體制外接受實驗教育的自學生而言,TMS的出現,立刻解決了他們在學習上難以為繼的困境;對於應屆畢業,考完會考的國中生而言,有些學生把TMS放在高職的影視、戲劇、表演科來評量,也有不少原來考慮讀普通高中,會考分數也可以進不錯的高中,但是對於讀三年高中後升大學產生懷疑的學生,他們想要挑戰十五歲之後,直接學習影視音的操作技術,再考慮人生的下一步。除了應屆畢業生之外,人數最多的是正在就學或休學的高中生,他們極不適應天天考試、日日補習的高中生活,覺得浪費青春生命。更令人驚訝的是,竟然有大學生和已經在職場工作的中年人,也在口試的名單上。

三天密集的口試期間,我都只是靜靜的坐在窗口,傾聽著面試者的自述或是應答。我只能看到他們側面,彷彿還有一半是我看不到的內心。我的筆記本上沒有對他們的評量,只有像是小說家對於故事中人物的描述,我過去的人生教會我的一件事,就是不要輕易論斷一個人,學習在傾聽時進入對方的內心。瑞典籍老師Petrus 很好奇我寫了什麼,他看著我筆記本上龍飛鳳舞的字,問我:「你寫的是日文嗎?」我說不是,是中文。我沒有說出口的是,那些字反映了我澎湃的內心。

 

不敢夢想的九年級生

 

今年國中畢業生正好是我們所謂的九年級生,民國九十年出生的孩子,十五歲。他們完全不同於半個世紀前十五歲的少男少女們,那時候,小學畢業就進入職場當學徒的孩子大有人在,幸運考上初中的孩子,每天苦讀聯考科目,不考的科目,如:音樂、美術、體育,全都省下來,補習英文、數學、理化,可惜了那些來自師大音樂系、美術系、體育系的優秀師資,那真是一個普遍缺乏藝術品味和美學、不重視運動的嬰兒潮世代。

半個世紀之後的十五歲孩子真的不一樣了,每個來參加口試的學生,幾乎都學習過不同樂器,有些人還不止學一種,甚至有已經會作曲或組樂團的。他們對繪畫充滿熱情,除了受過訓練外,也都有自己的作品。其中喜歡舞蹈、游泳、滑雪、滑板、球類的也大有人在,還有喜歡在極限運動中學習極限攝影的孩子。和我們這一代比起來,應該算是很幸福了吧?可是,為什麼當我看到他們遞交出許多鑑定或是營隊證書時,竟有泫然欲泣的衝動?因為我看到他們一點也不快樂,連最起碼的信心都沒有,甚至已經失去了對未來的憧憬。

他們是提早焦慮,不敢夢想的一代。在口試過程中,口試者和應試者彼此常常陷入一種充滿壓抑、無奈的沉默,甚至看到孩子們眼眶內打轉的淚水,我也假裝看著窗外。窗外的枯藤和細雨,正是我當下心情的寫照。所有的問題都指向:

一、 孩子們在學習上選擇太少,連一般技職教育也在拼升學,而他們提早察覺到未來的不確定性。

二、 許多父母親已經跟不上驟變的價值觀,仍然主導著孩子的判斷,他們很無奈的成為體制共犯結構的一部分。

(全文詳見《青春共和國》2016/8 No.10)

About Author

小野

臺灣作家、電影人,曾任華視總經理。著作豐富,屢次獲獎,作品有小說、散文、童話百部,電影劇本20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