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你朗讀 我看不見,我活得很精彩—林信廷

建立: 05/13/2016 - 19:05

無可諱言,做運動純粹是興趣的那段期間最開心,也從運動中,我逐步建立起了自信。
就因為不斷練身、跑步,我的體態開始改變,精神也變了,整個神韻體態都變得很不一樣,最後連心情也變了。

從小,因為視力問題,我被異樣眼光看待著;我想當兵,卻不能當兵。所以,我所做的一切,某個程度上,其實是在滿足曾經的缺憾。除此之外,還有在潛意識之中,自己所不自覺或以為已經遺忘的夢想。

然而,我所做一切的最大動力來源,其實是我的家人,尤其是我母親。爸媽在確知我眼睛的問題之後,非常自責,並且擔心我的生活與前途。但爸爸在我三十歲那年就離開人世了,也一直到這時候,我才開始認真思索,媽媽已經失去了我爸爸,那麼,我必須把自已的日子過得更好,才可以減輕她的心理壓力跟負擔。

 

潛水恐慌爆表 奪金鐘獎

 

二O一五年金鐘獎,我們有兩項入圍最佳行腳節目類,包括最佳節目與最佳主持人,而且竟然兩項都得了獎!團隊對節目的用心打磨獲得了肯定,我們欣喜非常!

得獎之後,我回想以往自己長年在舞蹈、馬拉松、健身、歌唱、廣播……各個領域所投注的精神與準備,果真累積了不小發展的空間,甚至一一派上用場,全都應用到節目裡了。導演曾好奇的問我說,「除了你已經發揮在節目裡的項目,還有甚麼是你不會的?是你所恐懼的?」

被導演這麼一問,我馬上就想起,有一回,和一群朋友到海邊踏浪。但沒注意到正在漲潮,一波波海浪,漲高的速度很快,原來只到胸部,瞬間就湧到脖子了。身邊的朋友幾乎要滅頂了,我趕緊揹起她,直往岸上衝回去!但是,兩個人的重量似乎讓腳底的沙負載沉重,每踩一個步伐,就陷得更深,彷彿走也走不回去……一度我以為就要完蛋了。

我就將對大自然的恐懼、對大海的心有餘悸,向導演說了出來。沒想到導演竟然就故意安排我做深海潛水與橫渡日月潭。在節目裡,我處在無法辨別方位的水裡,雖然害怕,卻又必須強做鎮定,但努力要克服的過程,全顯露出來。也許這就是導演要捕捉的畫面,而我也真的做到了。透過節目專找艱難挑戰的企畫製作,卻也讓我又克服了自己的一個大關卡。

我這輩子或許天生就是運動員,熱愛運動,生活也脫離不了運動;隨時隨地、自動自發就會去運動。但我原本習慣在家運動,學生時代,視力不佳,怕被同學發現、怕被嘲笑,很自卑,不敢出門,幾乎都躲在家裡。在家沒事做,就用健身器材來鍛鍊體魄。

 

弱視自卑 運動練就好體魄

 

此外,雖然眼睛看得不是很清楚,我卻很喜歡看電視轉播的摔角節目,尤其是美式摔角!日式、美式我都愛看,看豬木,也看馬場,但我特別偏愛美式摔角!摔角最初吸引我的,是力道的展現。後來看美式摔角,則是看身材,我覺得那些練健身的美國人身材都好帥!只要他們一上場,當眾把衣服撕開,再搭配聲光效果,我就彷彿看到偶像,情緒不由自主就很high,所以我決定也買健身器材來練練看,沒想到愈玩就愈有興趣了。

 

運動建立自信 激發潛能

 

無可諱言,做運動純粹是興趣的那段期間最開心,也從運動中,我逐步建立起了自信。就因為不斷練身、跑步,我的體態開始改變,精神也變了,整個神韻體態都變得很不一樣,最後連心情也變了。

慢慢的,我的體能狀態愈來愈穩定,偶爾玩票參加的比賽成績也愈來愈傑出,於是開始有人來邀我參加正式比賽。比如,二十六歲那一年,我受邀去跑紐約馬拉松。雖然當時正是視力接近最惡化的階段,工作上變得更困難,但在運動上卻已經更強化了。

一九九六年臺灣第一支盲人棒球隊成立時,我就開始接觸盲棒了。盲棒沒有二壘,球打出去之後,直接往一或三壘跑;兩個壘距本壘都大約三~四公尺,就看打擊者跟防守的一方,誰的速度快,決定出局或得分,跟一般人打棒球的規則差不多。當時我對盲棒一半好奇,一半恐懼。因為打盲棒的場地多半是在公園草地或學校操場,坑坑洞洞很多,加上為求公平,所有隊員一律都要矇上黑眼罩,對於看不見,又必須在黑暗中快速移動的盲棒隊員是一大挑戰。跑壘過程中,其實心中很不安,很想把眼睛睜開,但是,睜開眼睛也看不到啊,只能奮力往前衝。幸好,因為看不見,對於聲音很敏感,可以聽音辨位、定向,所以也算是從打盲棒中激發出來的一種潛能吧。

二十八歲那一年,我認識了一個女孩,她個性很好,總是說真話,還經常會吐我的槽,滅我的威風,常讓我很生氣,可是她真的改變我很多。我們兩人因為個性上的差異、觀點的不同,衝突很多,相處一年多之後,終究還是分手了。但也因為她的苦口真言,讓我開始懂得要多反省、多觀照自己,也一心想讓自己變得更好。

 

馬拉松療情傷 跑出快樂

 

失戀之後,我的情緒低落了很久。或許是機緣吧,我受邀到香港跑馬拉松,更因此得以認識全臺灣最強的馬拉松選手教練吳文謙先生。交談過後,才知道他如何練跑,也才見識到,原來我根本連他的一根寒毛都比不上——我指的不是厲害程度,而是我訓練的內容跟他一比,根本就天差地遠!突然間,我以前在視障領域跑步的一切認知完全被推翻了!以前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厲害,但在那一瞬間,真的意識到自己有很大的進步空間。

盲人跑馬拉松,因為面對看不見的跑道,必須有陪跑員以細繩相連,但彼此的身高、體型、運動習慣、跑步速度都不同,甚至呼吸頻率也不同,難免會有拉扯,遇到路面的凹凸、坑洞,彼此的反應也不一。跑步時,還必須分散體能去注意跟陪跑者之間的距離,必須配速、協調。這些都會消耗很多體力,但這就是視障者無法超越的課題,也是我必須要學習的功課。

一九九九年,我代表臺灣參加紐約城市馬拉比賽,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馬拉松比賽。從訓練到要去比賽,只剩不到一個月時間。從來沒有馬拉松經驗的我,每天凌晨四點半就被教練叫起來練跑,不間斷的跑到早上七、八點,一天平均跑三十多公里。

終於,我在紐約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場馬拉松比賽。說真的,我以前對馬拉松並不是太感興趣,但跑完紐約馬拉松之後,我想,這麼艱難的事情我都做到了,還有什麼事情能難倒我?

這次,我以四小時二十七分成績拿下紐約城市馬拉松比賽視障組第十名,這是莫大的肯定與鼓勵,也更加激勵自己要勤加練習。跑步也讓我變得更健康、愈有精神,讓我變得快樂,遇到低潮的時候,我就會去跑步,讓自己甩掉憂慮。

 

內文摘錄/五、跑出自我,找回自信

     七、面對恐懼,習慣恐懼

About Author

編輯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