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長職務世代交替 詹晉鑒:小里長,大律師

建立: 03/01/2016 - 10:30
攝影/朱立群

有朝一日,當里民成為成熟的公民,鄰里成為成熟公民社會的縮影,里長就沒有存在的必要。但在這之前,里長主要職責在於稱職扮演里民跟政府之間的橋梁,提供里民服務。

「阿北,哩賀(你好)……」、「頭家,哩但咧(你等一會)……」擺在桌上的手機,一小時內響了七、八次。電話此端不流利的臺語,出自臺北市文山區萬興里,歷來最年輕、身高最高、學歷最顯赫的里長。

他是詹晉鑒,二○一四年九合一大選,這位七十一年次、身高一百八十七公分、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畢業的執業律師,代表民進黨,在實際投票人口四千多人的萬興里,以一千多票的差距,「終結」前任老里長連任八屆、長達三十二年的任期。

在選舉基本盤藍大於綠的文山區,他讓萬興里由藍轉綠。對萬興里里民來說,里長選舉,藍綠其實沒那麼重要;比較實質且讓人「有感」的是里長職務的世代交替,以及里民服務文化轉型的開始。

說來荒謬,詹晉鑒認為,有朝一日,當里民成為成熟的公民,鄰里成為成熟公民社會的縮影,里長就沒有存在的必要。但這日子到來之前,里長的主要職責,在於稱職扮演里民跟政府之間的橋梁,以及提供里民服務。

以行動與創意 展現里民服務新面貌

年輕、高學歷,是詹晉鑒當選的主因。從他上任第一天起,就時時透過里民服務體現這兩大特質。

文山區是單純的文教住宅區,居民大多是公教人員,木柵動物園及區內最高學府政治大學,都在萬興里。提供國際學者及外籍學生住宿的政大國際會館,就在萬興里里民服務處附近。

一般而言,所謂的里民服務,不外乎協助維護里內公共設施正常運作,以及透過舉辦里民出遊、節慶晚會、聚餐抽獎等活動聯絡里民感情。當上里長後,詹晉鑒展現年輕人的行動力與創意,讓以往被人嫌慢、嫌爛、嫌無趣的里民服務,有了很不一樣的面貌。

首先,他說到做到。選前民眾向他反映,里民活動中心二十多年未整修,且電梯老舊,居民從不敢變成不想親近,空間閒置,非常可惜。競選時他承諾推動整修,選後陸續找來相關公務單位到場會勘,一一列出需要整修或汰換的設施,逐步進行施工。「社區硬體設施的安全,絕對要先做好。」他強調。

在高齡化的社會趨勢下,萬興里的老年人口越來越多,光是六十五歲以上可領重陽敬老年金資格的銀髮族就有一千多人。身為萬興里的大家長,詹晉鑒表示,安全問題對老人格外重要。因此,他推動閒置空間活化,讓老人有地方可做休閒活動,另一方面,也加強行人的道路安全,在十多個危險路口加裝道路反射鏡。

萬興里里民八千多人,平常時間,白天大人要上班、小孩要上學,人與人之間少有聯繫。透過舉辦社區活動,可幫助居民互相認識,凝聚社區意識。

一般而言,全臺的里民活動大多在端午、中秋、母親節、父親節等重大節日舉辦,活動往往流於形式,居民參與意願不高。這是大多數高齡資深里長為人詬病的問題,萬興里也不例外。萬興里一位里民就說,前任老里長舉辦划龍舟活動,竟以政大的國際學生為主要邀請對象,舉辦路跑則是配合區公所辦理,里民反而「像配角」、「無感」。

一位鄰長也說出心聲:「老里長做太久,活動越辦越無力。」

如何把里民活動辦好、辦得有趣,正好是年輕里長的優勢;但也不能太「跳tone」,必須拿捏里民的接受度。

有趣的里民活動  培養公民社會思維

去年的中秋晚會,詹晉鑒做了任何一位老里長想不到、也不可能會做的事。他在萬興里內的景美溪左岸辦了一場「蚊子電影院」,放映當時剛下檔的國片《愛琳娜》,一旁並備有自助餐,供里民享用。

這場活動得到一千多位里民共襄盛舉,里民年紀從三年級到九年級都有,也有學生族從外地回來,中場趕到,在溪畔跟家人中秋團聚。

「很新鮮,而且看了一場好看的電影,」前幾年搬進萬興社區、當晚也參加活動的林小姐說,「如果活動免不了吃吃喝喝,就應該像這樣,吃喝得有意義。」

有一些老里長舉辦過的活動,例如里民出遊,確實有助於年紀較大的里民聯繫情感,詹晉鑒也會繼續執行。不過,詹晉鑒說,針對年輕的里民,出遊未必就是看風景、吃喝玩樂。

「我們來一場臺北的民主地標之旅,可不可以?」詹晉鑒腦袋裡都是點子,已經開始計畫跟政大文史相關系所合作,安排知性之旅,由學生志工擔任導覽解說,帶領年輕一輩的里民重新認識臺灣的歷史與文化。光是民主地標之旅,他的口袋名單至少就有景美人權園區、中正紀念堂等。

臺北市長柯文哲大刀闊斧,今年春節期間正式拆除忠孝橋引道,原被橋梁包夾的北門得以重見天日。許多民眾驚呼,這個正式名稱叫做「承恩門」的國定古蹟竟這麼美麗。詹晉鑒也在第一時間走一趟北門勘查動線,趕上北門熱,他為里民規畫的的第一場臺北文史小旅行,就是北門之旅。

詹晉鑒想多辦一些有深度內涵的活動,是因為體認到,有時候里民對公共事務的認知與關心的方式值得商榷,例如「熱心」,一不小心就成了「雞婆」或「假會」,反而不利於全體里民的福利。因此,他想透過有趣的活動,帶領里民認識、體會什麼叫法治教育與公民社會,以及身為公民該有的思維。

當然,私底下對每一位里民,詹晉鑒的態度是謙遜有禮的。他很清楚里長的基本職責是服務里民,幫里民解決問題。所以,哪裡發現有蛇、誰家門口被亂丟垃圾、哪支路燈壞了、誰家屋頂漏水 ..只要一通電話打來,他或里幹事一定立刻到場協助處理。「里長的工作,就是補政府的不足。」他說。

萬興里有三十一位鄰長,都由里長任命,他們之中,有一半是三、四十歲的年輕人。一般的里長希望里民有事先找鄰長,但詹晉鑒希望大家有事直接找他,因為他是里民一票票選出來的。

「民主政治就是責任政治,既然我是民選的,如果推給鄰長,不是很怪嗎?」

(全文詳見《青春共和國》2016/03 No.5)

About Author

朱立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