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懷故鄉心視角 薛呈懿:把公民議題帶進體制

建立: 03/01/2016 - 10:40
攝影/朱立群

反對土地徵收、苗栗大埔、反美麗灣、三一八學運等抗爭場合的現場,都有她的身影。九合一選舉,薛呈懿順利當選宜蘭縣議員,也是全臺十三個縣最年輕的議員。

「大家好,我二十五歲,我要選議員。」這就是二一四年九合一大選時,薛呈懿的簡短開場白。她跟三十秒紅燈搶時間,甜美的聲調,加上「二十五歲選議員」的犀利破題,讓她成為路口最吸睛的焦點。

流利的口條、先說重點、設定吸引人的議題,這些能力,絕大部分來自她在臺北參與無數次社會運動的學習。反對土地徵收、苗栗大埔、反美麗灣、三一八學運等抗爭場合的現場,都有她的身影。

九合一選舉,她順利當選宜蘭縣議員,也是全臺十三個縣最年輕的議員。

宜蘭被稱作「民主聖地」,薛呈懿是冬山鄉人,爸媽都是老師。就讀羅東高中二年級時,她贏得人生中的第一場選戰,被選為班聯會副主席。

大學甄試上中原大學景觀學系,她開始密集思考人與環境的關係。大三修了一門跟景觀規畫者責任有關的課,土地徵收議題變成她生活的重心。她成了憤青,在一次參加臺灣農村陣線在凱達格蘭大道上舉辦的集會活動後,只要跟環境正義、土地正義有關的抗爭活動,她幾乎無役不與。

帶著學識與理想從基層改變體制

大學畢業後,她在臺灣環境資訊協會工作,負責海洋守護的專案。一個有關頭城外澳海灘開發案的爭議,讓她把關切的議題視角,轉向故鄉宜蘭。

薛呈懿說,當時案子在內政部進行區域計畫審議,她以環資會記者的名義前往採訪。會議上,有遠道而來的老人發表感性的訴求,也有年輕的宜蘭子弟提提出專業的分析,反對海岸線變更。這個案子被擋了下來,人在會議現場的薛呈懿,心也被拉回了故鄉。

「我家房子就要被拆了,我居然還在這裡。」薛呈懿當下有著荒謬的感受。

會議上年輕人專業分析的場景,給了薛呈懿繼續進修的念頭。「只會喊『我抗議』、『我反對』,是不夠的。」她報考上了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。

三一八學運爆發當晚,她跟著衝入立法院,旋即退到濟南路上。接下來的一個月,她白天人在環資會上班,但心持續留在立法院,一下班就往濟南路跑。

她不明白,那幾年公民社會發出一波又一波巨大的反彈,政府居然可以無動於衷。當年九合一選舉,她就決定回宜蘭參選議員,從基層開始。如果體制不接受改變,公民只好進入體制改變它。

薛呈懿的父母很不能接受女兒投入選舉,父親尤其生氣。薛呈懿用耐心和同理心慢慢跟父母溝通,並把之前在臺北參與過的社會議題,帶回家跟父母分享,傾聽他們的意見。這種溝通方式,最後說服了父母,也給她深刻的體會。「所有的議題都是公民議題,父母也是公民,如果議題不能拿出來跟父母溝通,那還有誰可以溝通?」

這個想法很受用。就任議員後,薛呈懿把「父母」代換成「鄉民」、「縣民」、「選民」、「民眾」、「縣府」、「縣長」……只要是對公眾有利的、符合正義原則的政策,她一概不厭其煩的進行溝通,希望體制變得更健全。

「青年參政的目的,不就是把所學跟理想,帶進體制內?」薛呈懿說。

Tags: 

About Author

朱立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