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O七課綱│社會領域 社會領綱延後實施再探歷史角力場

建立: 11/04/2016 - 17:54
高中模擬投票,體驗公民權。攝影/陳弘岱

十二年國教社會領綱,
因欠缺社會共識與信賴,延後兩年實施。
社會領綱爭議在於歷史科,歷史科爭議則聚焦於臺灣史。
重新審議結果會是如何,關鍵在於我們如何看待歷史教育。

今年五月教育部長潘文忠就任後,宣布廢止「微調」的一O三課綱,並宣示十二年國教課綱於一O七年上路,唯獨猶有爭議的社會領域課綱延後兩年實施。

 

社會領綱暫緩實施 過渡期需要配套

 

去年反課綱微調運動質疑的課綱包括國文、歷史、地理、公民與社會四科。其中,國文、地理、公民與社會「微調」幅度較小;歷史課綱則首當其衝,被質疑透過微調「去臺灣化」。可見歷史教育因涉及國家主體性及未來方向的想像,往往成為意識形態的角力場。社會領綱延緩兩年實施,或許正是重新省思我們需要什麼樣歷史教育的機會。

在高中生反對課綱微調之前,微調課綱已在一O三年一月中旬,教育部舉辦的公聽會曝光,引發民間團體與基層教師強烈反彈,以及連串的社會關注。

高中生反微調課綱運動,一O四年七月達到高峰,當時教育部長吳思華遂於八月宣布社會領綱「暫緩」研修。今年二月,一O七課綱提交教育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;唯獨社會領綱將重新啟動研修與審議。

前社會領綱地理科研修委員、板橋高中教師張淑惠表示,期待教育部及早決定屆時社會領域要使用什麼課綱;因為新課綱的課程架構降低各領域必修學分,社會領域每科從八學分變成六學分,加上學科教學變成素養導向,社會領域使用的課綱如何適應新課綱架構,需要配套。

對此,國教院課程及教學研究中心主任洪詠善表示,屆時若社會領域採用現行課綱,學分數依十二年國教總綱學分數實施,並以不排擠其他領域、不占用選修及彈性時間為目標。

社會領綱的地理、公民與社會科,已完成研修。唯獨歷史科仍有爭議,其中又以臺灣史的討論最為分歧。研修委員傾向以中華民族架構或臺灣本土架構進行歷史詮釋,產生很大的歧見。

 

歷史科爭議 臺灣政治現實縮影

 

前社會領綱研修委員、新北高中歷史教師趙祐志表示,歷史課綱內容包括不同時期的「單元」名稱,描述教學內容的「主題」與「重點」,研修過程中,對「主題」用字爭議最大。研修意見大抵分為兩個陣營,例如敘及鄭成功在臺灣,傾向中華民族架構者主張以「明鄭」稱之,表示奉明朝為正朔;傾向臺灣本土架構者,則主張用「鄭氏」較為中立。同理,日本統治臺灣的時期,前者主張此為「日本殖民統治」;後者認為清朝在臺灣也是殖民統治,「殖民」不能獨加於日本。類似的爭議不勝枚舉,又如:二次大戰以後的臺灣,前者主張以「中華民國」稱之,後者主張用「二次大戰後的臺灣」。

不只名稱,亟待定調的還有歷史敘事,例如:前者希望以時序交代戰後歷史,以期在五O、六O年代講述國民黨白色恐怖、政治壓迫等,也兼顧七O年代其在經濟上的貢獻。傾向臺灣本土架構者則希望以議題式主題呈現,著重影響當代較大的動員戡亂、戒嚴等議題。課綱討論膠著於字詞用語之爭,趙祐志感嘆,課綱問題正是臺灣存在不同政治認同的縮影。

趙祐志指出,關於歷史教育的本質,是否應傳遞國家認同,領綱是否應具備國家意識,研修委員也經過討論。主張領綱應從中華民國角度編寫者,認為中華民國來自中國,偏重中國史的分量;不過,由於歷史科必修已降到六學分,因此,最終決定臺灣史、中國史、世界史各占一冊的比例。趙祐志也提到,現今教學現場幾乎都是「天然獨」世代,高中生普遍認同臺灣,很難說服他們為何還要學很多中國史。

制定歷史課綱,相當程度也等同於掌控歷史解釋話語權,使得領綱常引發政治角力,無法單純專業考量。

歷史課綱爭議,不獨發生於課綱微調案與一O七課綱研修。民國九十五年,為銜接國中小九年一貫課程實施,高中課程曾修訂暫行課綱,稱為九五暫綱,預定於民國九十八年實施正式課綱。但九十七年新任教育部長鄭瑞城卻以家長、學生仍有疑慮為由,將已完成修訂的九八課綱延後一年實施,成為九九課綱;並在同年十月高中課程發展委員會中,裁示擱置國文與歷史的課綱。換言之,唯獨國文、歷史沿用九五暫綱。而後教育部於九十八年成立專案小組,再次修訂,於一O一學年正式實施一O一課綱。而引爆爭議的一O三課綱微調, 即是針對一O一課綱進行調整。

(全文詳見《青春共和國》2016/10 No.12)

About Author

游昇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