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楚瑜評國教:只能給五十分 國教向下延伸 才能舒緩少子化危機

建立: 11/09/2015 - 15:30

一個好的政策,通常是能夠簡單有力,徹底實施。十二年國教的問題便在於此:入學評選過度複雜,使家長與學生都無法預測結果,導致恐慌與不信任。

談現況:

複雜無比的考試怪獸

對於十二年國教,我只能給予五十分的評價。調整國教的方式,牽涉廣泛,宜審慎為之,不能為了實現政見而草率上路。幼教的方式較為單純,但高中生有不同性向與發展意向,國教政策實施起來較為複雜。一個好的政策,通常是能夠簡單有力,徹底實施。十二年國教的問題便在於此:入學評選過度複雜,使家長與學生都無法預測結果,導致恐慌與不信任。在種種錯誤累積之下,國中生壓力不但沒減少,反而增加。

回到最根本的問題,只要有考試,家長與學生就會力求分出高下。教育部想要推免試,卻又放不掉考試,最後弄出一個複雜無比的考試怪獸。雖然說,會考與免試難以完全脫鉤,仍需要有些評量基準來測驗學生三年來的學習成績,但整個計分方式應該簡化,讓學生壓力不要那麼大。

 

談政策:

扶助年輕人敢生養孩子

教育是串連社會世代的根本,教育政策也不能只解決教育問題。現今臺灣社會的大問題是年輕夫妻養不起小孩,甚至因此不想生小孩,少子化造成了整體經濟與教育市場的危機。

親民黨一向主張,國民教育應該優先向下延伸,而不是向上延伸。因為最需要政府補貼與扶助的,是收入不多、工作仍不穩定的年輕夫妻。免學費等利多政策,用在年輕夫妻身上,可以產生更大的效用,讓年輕夫妻較敢於生養下一代,舒緩少子化問題。

如果我當選總統,將會召集學者、教師、學生等各方面代表,從根檢討整個教育政策的方向與作法,包括十二年國教的所有政策層面與技術層面,朝簡單化、多元化、系統化發展。

適性揚才是十二年國教的重要目標,但要做到適性揚才,整個教育體系都要從觀念到制度徹底翻轉一次。

國家教育政策,必須依著國家未來的中長程發展目標,與社會經濟實際需求來設定,而不是任由各級各區各校各自為政。如:如果未來十年,國家發展目標是低碳經濟,產業政策與大學科系就要往相關方向調整,高中以下教育單位要配合建立基本觀念與習慣,這樣才能讓產學一體,培養出社會需要的人才。

 

談需求:

技職教育是經濟根本

另外,如果老齡化社會來臨,醫護需求龐大,就該增加護理科系名額。再如,與其花五百億元去爭世界一流大學虛名,不如花個五十億元,就有機會打造出一家世界知名的木工學院、金工學院,甚或一流的視覺藝術學院。這種技職學院培養出的學生,更有市場競爭力。

教育部應該投注更多資源與精力,去發展多元化的特色學校,引導學生分流,如此才能使家長放心讓孩子發展興趣,適性揚才方能落實到生活與教育。

換句話說,教育資源的分配比例與運作方式,必須全面檢討,唯有讀書高,且學歷愈高拿愈多經費的思維,必須調整。政府應該投注更多資源於技職體系,那才是臺灣經濟的根本,才是合於產業需求的教育。

 

談差距:

挹注經費改善偏鄉環境

經費分配與分擔的問題,也是城鄉教育差距的關鍵。教育部不正視此一問題,反將問題推給地方,將經費扣住,灌注於高等教育,是本末倒置。繼續如此下去,城鄉教育差距將愈來愈大。

所以,如果我當總統,必定全面檢討中央與地方教育經費的分攤方式,由中央增加全國教育人員薪資與退休金的負擔比率,讓地方有更多經費去支援偏鄉改善教學環境。並透過補助與社會資源的動員,讓愈偏遠的地方,有更充裕的師資與器材,教育出更好的下一代。

總結而言,我初步提出的教育政策有三個重點:

一、 國教應向下延伸,扶助年輕夫妻。

二、重視技職教育,開拓學生多元發展空間。

三、重新分配教育資源,讓偏鄉及弱勢學生得到更多的協助。

About Author

韓國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