剩食升級人間美味 朱冠蓁 人生柑仔店扶弱勢一把

建立: 05/20/2016 - 17:27
相信弱勢和一般人並無不同,只是沒有被適時扶助,朱冠蓁(右)和夥伴們走上街頭,用行動關懷街友和街賣者。攝影/何星瑩

朱冠蓁,二十六歲,來自高雄,大學就讀高雄師範大學視覺設計系,因讀了《糧食戰爭》一書,對跨國企業剝削發展中地區農民的事例別有感觸,從此心繫公平貿易議題。畢業後,她先到設計公司上班,二O一三年,在熱情與理想的驅使下,她如願進入臺灣公平貿易協會,成為一位年輕的社運工作者。

人生,是什麼滋味?

週末的傍晚,人群熙來攘往的東門永康商圈街道上,人生百味團隊共同創辦人朱冠蓁帶著設計師朋友,前來拜訪坐在輪椅上的街賣者小明,討論如何設計適合的招牌,來宣傳雙方合作販賣的臺灣農產品。

這個串連弱勢街賣者、小農耕作食品與友善環境產品的計畫,正是人生百味幫助弱勢而推出的第三部曲「人生柑仔店」。

欲了解這份對弱勢者的關懷從何而來,得從朱冠蓁帶領人生百味推動首部曲「回收地圖」的故事說起。

朱冠蓁,二十六歲,來自高雄,大學就讀高雄師範大學視覺設計系,因為讀了《糧食戰爭》一書,對跨國企業剝削發展中地區農民的事例別有感觸,從此心繫公平貿易議題。畢業後,她先到設計公司上班,二O一三年,在熱情與理想的驅使下,她如願進入臺灣公平貿易協會,成為一位年輕的社運工作者。

 

公平貿易(fair trade)是全球性的運動,力促「貿易正義」落實在弱勢者身上。在協會任職期間,朱冠蓁結識志同道合的同事巫彥德與張書懷,大夥經常彼此分享生活上的觀察,注意到路邊常見的街賣者身影。朱冠蓁說,「人生柑仔店計畫」的種子,當時就已種下。

 

拾荒身影引燃濟弱熱情

 

「什麼是弱勢?誰是弱勢?」這些問題,朱冠蓁也曾多次問過自己。大學畢業後,剛上臺北不久,她真真切切體會到「成為弱勢」,這經驗永生難忘。

那是一場意外,她從住處樓梯間摔落、撞到脊椎,雙手無力撐起身體;十幾分鐘下來,她直冒冷汗,害怕自己的人生就此「廢」了。

「那是一種每個人都可能遭遇的無助狀態。」事後回想這段經歷,朱冠蓁對弱勢有了更深刻的體會。然而,要到實際做出「濟弱」的行動,前年發生的三一八學運,是關鍵的轉折。

學運期間,朱冠蓁、巫彥德和張書懷結伴前往立法院外抗議靜坐。某天夜晚,他們看到一位拾荒老婆婆拉著堆積如山的回收物,緩慢的走在街上。一問才知道,老婆婆家住五、六公里之外,為了找尋物資,必須每天長途步行。

老婆婆佝僂的身影,令人不捨。兩個月後,由朱冠蓁操刀設計,身為網路工程師的張書懷架設網站,做出「回收地圖」平臺,讓所有人都能按圖索驥,就近把回收物資交給有需要的拾荒老人。至今,受惠者已超過兩百人。

做出回收地圖之後,人生百味團隊正式成立。朱冠蓁腦筋動得快,隨即向夥伴提議進行現代版的「石頭湯計畫」。

石頭湯的典故源於歐洲民間故事,三個造訪村子的士兵,引誘村民拿出自家食材,最後由大夥煮出美味的湯品。朱冠蓁發起現代石頭湯計畫,向民眾募集剩食,煮給街友享用。朱冠蓁表示,與夥伴曾在三一八學運現場目睹遊民索取食物遭拒,因而有此構想。

 

邀街友共享石頭湯

 

二O一四年七月,石頭湯計畫首次在臺北車站舉行。大約每十個家庭或團體提供的剩食,煮出的料理份量,足供七、八十位街友享用。透過分享食物來傳遞對弱勢的關懷,也拉近社會成員彼此的距離。

在第一線與街友接觸,朱冠蓁發現他們與一般想像不同。例如他們不但有秩序的拿取食物,而且還會預留給身旁正在睡覺的夥伴,不會貪心獨享。

有感於街友因孤立無援而無法脫離弱勢狀態,朱冠蓁決定鼓勵大家多「雞婆」一點,適時拉別人一把,「明明是社會應該做的事,卻沒有人做,那麼我們就自己來做。」

石頭湯計畫至今每月舉辦一次,志工們以各種方式表現「雞婆」,主動走上街頭與街友話家常,了解他們哪些方面需要協助,或收集過剩資源、成立類似食(實)物銀行的免費商店,開放弱勢者領取物資。「做這些計畫,讓許多人發現自己可以擁有改變的力量。」朱冠蓁說。

有了回收地圖與石頭湯的經驗後,二O一五年三月,人生百味公司正式成立,朱冠蓁與夥伴們專職投入這項社會企業。他們自信已對弱勢者生活處境具備充分的了解,也累積足夠的社會關懷能量,於是著手第三部曲「人生柑仔店」,幫街賣者進行形象翻轉。

計畫看似一個接一個,但其實這群年輕人並非盲目向前衝,而是每一步都經深思孰慮。舉例來說,剩食料理並非隨便亂煮,而是在請教社福團體之後,考量街友普遍罹患口腔疾病,齒、齦狀況不佳,不適合吃太硬或太鹹的食物。

循此模式,開始做「人生柑仔店」之前,朱冠蓁和人生百味的夥伴們,也先透過社工介紹與弱勢街賣者面對面溝通,了解他們的工作環境與需要幫忙的面向,適時提出協助。

 

人生柑仔店助街賣

 

一般來說,街賣的困境在於,可供販售的商品選擇不多,且消費者對商品品質有疑慮;即便購買,幾乎也都出於同情,因此客源難以穩定。朱冠蓁表示,藉由優質的多樣化商品與包裝設計,才能解決以上問題,街賣者也才有可能被消費者平等看待,進而自立。

在東門捷運站原本只賣彩券與玉蘭花的小明,是人生百味首批合作的街賣者。

雙方首次接觸,小明即建議街賣商品需有「三不」原則:不能太重、不能太占空間、不能難以囤貨。

聽取這些建議後,人生百味擴大平臺,爭取與小農合作,推出產品內容與包裝皆適合街賣的香蕉、芒果、香水檸檬果乾、紅茶包、花生糖、小麥蘇打餅乾,以及環保牙刷等商品,全數採用輕量包裝及友善環境的耕作與製程。小明在彩券販售之外,成為「人生柑仔店」的街賣點。

人生百味也撰寫頭家故事,用感性的文字,幫助消費者認識街賣者。商品包裝由朱冠蓁設計,質感頗受透過網路資訊前來購買的年輕消費者喜愛。小明說,包裝附有英文解說,吸引外國客人跟他購買,這是他之前從未有過的經驗。

「人生柑仔店」的收入分配,五O%至八O%給生產者,一五%至三O%給街賣者,剩下的,人生百味用來維持社會企業自己自足。街賣者向人生百味進貨,人生百味則提供退換貨機制,降低街賣者囤貨的風險。

目前和人生百味合作的街賣者有四位,除了小明和小樺情侶檔之外,饒河夜市與萬華剝皮寮也各有一位。針對這些頭家,朱冠蓁設計親切可愛的頭家酷卡,擺在合作店家宣傳。

頭家們一定先試吃街賣的食品,推薦「人生柑仔店」商品時,也才有說服力。

「他們的杏仁餅乾味道淡淡的,一吃就知是天然的。所以我可以很自信,這些食品絕不會傷害客人。」在「人生柑仔店」計畫下,這四位街賣者確實已成為本土良食的最佳代言人,他們本身也贏得了消費者信任,回客率持續提高。

先前透過石頭湯計畫,朱冠蓁看到共享食物所能促成的力量。接下來,除了跟街賣者合作,人生百味也計畫進駐南機場社區,以剩食為契機,籌設共食廚房,持續幫助弱勢者。

「這是一個和周邊市場有共同連結的地方,」朱冠蓁說,計畫如果成功,那表示「臺灣各地也都可以做到,不一定要透過人生百味。」

因為熱心,也因為「雞婆」,人生百味的夥伴們,走出一條用愛助人的社企之路。他們要讓這條路越走越寬廣,讓人與人之間可以互助關懷,人生百味之中,苦味不該由弱勢者獨嘗。

「一切不必在我, 只求集結更多力量。」這句話,應可當作朱冠蓁的使命,也是她心裡卑微的願望。

About Author

何星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