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提琴家曾宇謙與家人教我們的事—人生成敗從兒時教養開始

建立: 11/05/2015 - 17:55

青年小提琴家曾宇謙曾經因為抓不住近在眼前的夢想而懊惱、挫折,但是他不讓壓力失控、放大,而是轉移、蓄積成就未來的能量,這超齡的心理素質,奠基於曾爸、曾媽對孩子尊重、信任的教養。

位在臺南的奇美博物館,是一座世界級的小提琴博物館。酷暑七月的午後,青年小提琴家曾宇謙把自己關在這裡,反覆拉奏柴可夫斯基〈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〉片段。

時間回到六月,在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小提琴決賽場上,曾宇謙同樣演奏這首賽會指定曲目。比賽結果宣布,金獎從缺,銀獎由曾宇謙摘下,他成為一九五八年賽事開辦以來,第一位入圍決賽並獲獎的臺灣演奏家。當時他所用的,就是借自奇美博物館的義大利瓜奈里名琴。

五歲開始學琴,六歲登上國家音樂廳,十三歲考入美國四大音樂名校之一的寇蒂斯音樂學院(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),多年來,曾宇謙一直是古典樂界看好的臺灣青年小提琴演奏家之一。

曾宇謙的努力並非出於苦練

「他有天分,也很努力。」四年前邀請曾宇謙同臺演出的東吳大學音樂系副教授黃維明,對曾宇謙讚譽有加。

然而,曾宇謙的努力,並非出於苦練,而是如指導過他的臺灣師範大學音樂系教授陳沁紅所言,是「很有效率」、「用腦在練」。陳沁紅表示,其他學生遇到練琴瓶頸,大多採取「撞牆似的猛練」;曾宇謙與眾不同,他會暫時放下手邊的曲目,改聽或改拉其他曲子,醞釀新的靈感,摸索出適合自己的演奏方式,突破先前的困境。

老師們稱讚的特質,在曾宇謙小時候已可見端倪。這些特質的養成,與曾家父母的教養方式有關。「他很隨興,不強迫自己何時非得練琴。」曾宇謙的父親曾憲宏充分信任孩子,「他知道學琴必須專注,絕不邊練琴、邊做其他事。」愛與關懷、信任與支持,是曾家父母教育孩子的核心信念。

認真測試自己有多少熱誠

「當初(讓孩子)學琴,是誤打誤撞。」曾爸爸笑說。一開始,曾宇謙四歲時,家人只希望他能學點才藝,送他到音樂班上課。隔年曾宇謙開始學小提琴時,老師要求曾爸爸先學會基本指法,以便課後協助孩子練琴。一個月後,曾爸爸因兒子驚人的進步而倍感壓力,他對曾宇謙說:「怎麼辦,我不知道怎麼教你了。」

之後短短的三年間,曾宇謙席捲全國各大小提琴比賽冠軍,「英雄出少年」的形容,一點都不為過。二 ○○六年,曾宇謙首次在國際舞臺發光,被世界看見,以十一歲的年紀,勇奪曼紐因國際青少年小提琴比賽(Menuhin Competition)第三名。這項參賽年齡限定二十二歲以下的比賽,是全球年輕小提琴家朝國際巨星轉型的跳板。

「這小子在臺灣學琴,沒有拚命練習,就能在重要的國際比賽得第三名,如果出國學習,成績也許會更好。」當時,曾爸爸看到曾宇謙身上無限的可能。

對曾爸、曾媽來說,從國小開始,曾宇謙在校課業成績保持前三名,就算不走小提琴演奏之路,人生還有許多其他選擇。

為了測試對小提琴的熱情,曾宇謙跟家人約定兩個禮拜不碰琴,結果發現,自己並沒有利用多餘的時間念書。「拉琴讓我有更多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,所以讓我拉琴就好。」這一次,曾宇謙明確的告訴家人,成為演奏家與讀書升學,他選擇前者。

正向態度面對挫折

十三歲那年,曾宇謙考入位於賓州費城的寇蒂斯音樂學院,成為中國鋼琴家郎朗的學弟。曾爸爸陪同曾宇謙赴美就讀,照顧曾宇謙至十八歲,才放心回到臺灣。一起在美國的四年,曾爸爸看到曾宇謙琴藝精進,演奏能量爆發,二 ○○九至二○一一年,每年參賽皆獲大獎,包括十七歲時,在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初登場,即獲小提琴比賽評審團特別獎。

這時的曾宇謙已能自信掌握舞臺演奏,知道自己的技術與能力可以達到什麼高度。對於二 ○一二年在比利時舉行的伊莉莎白女王國際小提琴大賽,他心懷期待,覺得夢想就要實現了。

然而,事與願違,比賽結果公布,曾宇謙只得第五名。「錯不在他,而是在我。」與人談起此事,曾爸爸都會哽咽自責。由於伊莉莎白女王大賽嚴格要求參賽者住進會場,不得與外界聯繫,身為當時曾宇謙在美國唯一可以依靠的家人,父子倆都低估了分離的嚴重性。

「他住進會場當天,我才意識到,從小到大,都有人在身邊陪他,那次是他第一次與家人分隔那麼久。」曾爸爸對此一直感到心疼與歉疚。比賽期間,曾爸爸接到賽會舍監來電轉達曾宇謙希望家人幫他備妥內衣,供賽後汗濕替換。「宇謙當下心裡一定很難熬,孤立無援,才會拜託舍監跟我聯繫。」

賽後,曾宇謙對名次感到不滿意,甚至懊惱。不過,就像練琴時不會陷溺在曲目瓶頸上盲目猛練,他不讓挫折壓力失控、放大,而是轉移至練習上,為未來蓄積能量。今年年初他在新加坡國際小提琴比賽拿下第一名,以及六月在柴可夫斯基大賽形同摘冠,印證了他超齡的心理素質。

(全文詳見《青春共和國》2015/10 No.1)

About Author

朱立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