報復不是最好的選擇

建立: 05/16/2016 - 17:27

校園內修復式正義的實踐。沒有直接使用懲罰的規範、也沒有直接採取報復的模式,而是處理衝突的關係。

早晨,教室內熱鬧得像個市集。幾個男孩繞著教室追逐嬉鬧,有些女孩則圍在一起七嘴八舌聊著偶像團體近況,有些同學邊吃早餐邊竊竊私語著誰喜歡誰之類的八卦。她安靜地翻開課本,預習第一堂課的範圍。她向來是個學業品行兼優的模範生,她不會任性揮霍青春,必須抓住分分秒秒地努力,才能成為各方面的翹楚,因為媽媽對她期待很深,她不想看見媽媽眼眸裡的失望。

 

脆弱的水晶體

 

但就在那瞬間,教室突然陷入安靜,鴉雀無聲。她左眼傳來陣陣刺痛,她摀住左眼,汩汩的液體沾濕了手心,滑落她的臉頰。她狐疑的攤開手,一片血紅淌滿掌心,滑落在她早晨剛換上的白色制服,滴在她的裙襬。

耳邊傳來此起彼落的吶喊聲、尖叫聲,她用力的摀住左眼,但也無法抵抗那血流纏繞出的疼痛,幾乎讓她暈厥。之後,她忘了所有那瞬間的事。其實,也不是忘了,而是她根本不是目擊證人,是被擊目的證人。

幾個月之後,她安靜地坐在房間裡,但不能閱讀,醫師說左眼幾近失明,難以復原。後來,她知道是一位男同學嬉鬧搶著其他同學的鉛筆,搶奪間,鉛筆刺進坐在斜後方的她,她心想,當時若是轉頭和同學八卦誰喜歡誰之類的,脆弱的水晶體是否就不會受傷?

爸媽質疑導師怎會放任同學在教室嬉鬧,但她記得當天早晨老師還沒進教室,班規有規定晨間自習不得奔跑吵鬧,只是風紀股長哪裡管得住?後來媽媽決定找律師控訴那位男同學和家長,因為他的父母拒絕理賠。於是,律師把整個案件送到少年法庭。

 

失去一隻眼睛

 

律師說少年的調查官指出,這個男孩家庭破碎,父母親分居,為了誤傷事件,兩人更是大吵一架,還吵到學校,認為學校應該要負責,否則不至於發生這種事。

媽媽哭得心碎,她說心疼這個男同學,不知如何是好。「女兒,我們原諒他好不好?」媽媽哭著問她的意見。她點點頭,雖然因為這件事必須放棄閱讀的嗜好,但至少她有很愛、很愛她的父母,也不希望 媽媽因為她的事在醫院、法院、學校四處奔波,她由衷期望這件事趕快結束,讓她好好重新適應獨眼的日子。

媽媽問律師意見,律師提出和解方案,要求少年的父母除了賠償醫療費用,及因一眼失明的勞動能力減損賠償外,必須另作親職教育。媽媽沒有多要求精神賠償,她是帶著協助那位男同學的心意,才願意和解的。最後據說男孩的母親在法庭外擁抱著她的媽媽,跟媽媽道歉,一切才落幕。她失去了一隻眼睛,但還好沒有失去更多,血終於停了。

這個案例,讓我想起多年前一個修復式正義的經驗。

那時我的孩子還小,我不斷尋找適合幼稚園,然後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處,我看見它。

 

幼稚園裡的正義

 

幾棵綠意盎然的老樹,靜靜地佇立在擁塞城市的某個角落,彷彿在守護那個角落中某個意義的存在。我不自主的走了進去,回想起來,那就宛如走進魔法學院,是另一個神奇的空間。

建築物是陳舊的,無論是搭出的絲瓜棚、佇立在池塘邊的兒童遊樂設施及教室,都看見歲月斑駁的痕跡。教室內孩子們忙著用環保回收的物件,憑藉創意裝置空間,老師安靜的陪伴他們,適時加入討論。我立即決定選擇這家幼稚園,這是 我和孩子共同學習的地方。

我坐在院子裡觀察老師教學方式。一天,下課的時候,孩子們在院子裡遊玩,一個小女孩哭著跑來找老師,另一個小男孩慌慌張張跟在後頭。小女孩哭紅的雙眼述說受傷經過,小男孩解釋著爭執的原因。我本以為老師會提出懲罰的方法,但老師卻問小男孩:「小女孩覺得手會痛,你覺得怎麼辦?」小男孩說願意道歉並照顧小女孩的手。老師徵詢小女孩意見,小女孩點頭。她又問男孩:「怎麼照顧?」小男孩說:「我帶她去擦藥,還有每天照顧她。」

我非常詫異,這是我最早看到校園內修復式正義的實踐。沒有直接使用懲罰的規範、也沒有直接採取報復的模式,而是處理衝突的關係。老師讓男孩體認自己的行為,造成別人受傷的感受,然後協助女孩獲取應得的正義,兩人合作共同找到衝突事件處置方式,讓行為人有機會彌補,被害者在過程中被治癒,並修復關係,這就是修復式正義的精神。

我從幼稚園老師身上學了一堂課,你從這案例學到什麼呢?

About Author

賴芳玉

現任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。長期投入防治家庭暴力與援救受暴婦女、外籍配偶的法律工作,專擅於家事與婚姻案件,長期為弱勢婦女權益奔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