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遊書影》人間最美是相遇

建立: 09/12/2016 - 17:45
緣分的深淺與情感的長短不見得成正比,有時 一次偶然的相遇,便是一生一世的回憶。圖片提供/得利影視

每場相遇都是人生一道的風景,
而每道相遇的風景,總難免滲著悲歡離合。
在人生的旅途中,我們該學會珍惜每一場相遇,
無論最後結果如何,都是值得回味的經歷。

相遇不可思議一旦發生再也無法阻擋

一直很喜歡席慕容的〈一棵開花的樹〉:

如何讓你遇見我

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

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

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

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

長在你必經的路旁

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

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

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

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

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

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

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

是我凋零的心

 

多淒美與甘願的相遇,如果有人如此癡情,你難道都不捨給他一個「相遇」嗎?就一個「相遇」就好,或許他就甘心了,此去如何,他都無怨了,就如徐志摩說的:「一生至少該有一次,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結果,不求同行,不求曾經擁有,甚至不求你愛我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裡,遇到你。」原來在「相遇」之前,眾生一樣卑微。

林黛玉在還是絳珠草時,接受還是神瑛侍者的賈寶玉日以甘露灌溉,絳珠草便得久延歲月,後來既受天地精華,復得雨露滋養,遂得脫卻草胎木質,得換人形,「他(神瑛侍者/賈寶玉)是甘露之惠,我(絳珠草/林黛玉)並無此水可還。他既下世為人,我也去下世為人,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,也償還得過他了。」就是這樣的相遇,哭溼了滿紙荒唐言的《紅樓夢》,哭累了人間多少淚。

湯唯、吳秀波主演的《北京遇見西雅圖之不二情書》,講述了兩個不同地方的人,不同個性、不同職業,生活遭遇也不一樣,但莫名其妙的因為一本不該存在的《查令十字路84號》,竟讓生活交疊在一起,由鄙棄、漠視、無所謂,竟到最後成為一種依託,一種期待,一種生活希望的故事,於是不管電影內(虛構似真)或電影外(真實如虛)大家都在期待一場「相遇」,「相遇」是劇情主題,是整個電影後半段的關鍵,也引導觀影者進行一種浪漫的感動之旅。如果沒有「相遇」,電影與真實人生都無法結束了。雖然對以《查令十字路84號》為媒介的橋段有點不以為然,認為太牽強、太不可思議,但再仔細想想,有時候人生的「偶然與巧合」與之比起來也不遑多讓,也就信了這種相遇。

 

人生若只如初相遇

芸芸眾生,茫茫人海,擦身而過的何止萬千,有的人一輩子都不會遇到,有的即使遇到了也沒有感覺,甚至同一個辦公室多年,也只是泛泛之交,嬉笑怒罵有之,但在心靈上卻無交集,激盪不出火花。但有時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交會,卻如天雷勾動地火,一發不可收拾,像兩個來自不同星空的流星在此生此時交會,即使相撞灰滅,也有燃燒一瞬間的快感。我本只是天空裡的一片雲,偶而投影在你的波心,開始是輕輕泛起漣漪,接著是捲起千堆雪、萬重浪,簡單的「相遇」也可以是驚心動魄的。

是誰說過:「擦肩而過是一種遇見,刻骨銘心是一種遇見。有很多時候,看見的,看不見了;記住的,遺忘了。無論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,還是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,對於心靈,都是一次歷練。」你有這樣的相遇嗎?

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蹟,相遇可以激情,也可以天長地久,永遠相信情與情的相遇最美,因為它們會產生感動。當徐志摩與林徽因初遇,注定是「偶然」,注定成就「人間四月天」,注定「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樣深刻」,注定一方一定點頭說「我信」,注定傾整條康河作為彼此的記憶與與信諾,即使最後化為灰滅,情在心中,情在永遠。

不是那麼熱衷「五月天」,唯獨〈如果我們不曾相遇〉的歌詞,讓我感動:「如果我們不曾相遇,我會是在哪裡?你又會在哪裡?誰不曾找尋?誰不曾懷疑?茫茫人生奔向何地?如果我們不曾相遇,或許你我人生都要重新定義!如果有了你,匆匆輪迴又何懼?你出現在我生命裡,從此每一時每一刻都充滿傳奇。即便將來還要再分離,而我的自傳裡曾經有你,再沒有遺憾的詩句,如果我們不曾相遇,人生就不存在這首歌曲。」

人生若都只如初相遇,時光停在初遇那個一刻,即使初遇之後隨即轉身,「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」,但那個身影還是令人流連萬端的;相遇是美,一個不經意的回眸,就是今生最美的風景。

天長地久,海枯石爛,電影《等待,是為了和妳相遇》(改編自日本作家市川拓司的愛情小說)就是青梅竹馬後不斷追尋的緣分,只是生生世世因緣不定,

初遇又以何為憑?

張愛玲說:「蝴蝶是一朵花前世的魂,回來找她自己。」蝴蝶憑的是什麼能在初遇的第一眼就認出自己的前世,難道牠/她像李源與圓澤「三生石上舊精魂,賞月吟風不用論。慚愧故人遠相訪,此身雖異性常存。」就光以一個「微笑」為誌就夠了?

《麥迪遜之橋》克林伊斯威特與梅莉史翠普在人生行路中偶然相遇,最後雖然還是各自走向既定的路,只給熟男熟女留下些許「想像」式的衝撞,也引起大家對家庭/婚姻與情愛的討論,如果這個相遇故事發生在今天,結局會一樣嗎?

人與人的相遇不只情愛,志氣相投,如魚得水似的「相遇」,一樣令人感動。周文王渭水訪姜子牙,「吾太公望子久矣」,為之拖車,締造一步一國祚的美談;劉備三顧諸葛亮於隆中,初遇不成、二遇不成,第三次相遇,「諮臣以當世之事,由是感激,遂許先帝以驅馳。」最終雖然無能匡復漢室,至少穩住了三分天下的局面。

〈虬髯客〉中記載紅拂女在楊素官邸初遇李靖,便決定夜奔,理由很簡單:「閱天下之人多矣,未有如公者。絲蘿非獨生,願託喬木,故來奔耳。」好乾脆好果決,即使在現在,都不見得有這麼瘋狂的事;而虬髯客初遇李世民,「既而太宗至,不衫不屨,裼裘而來,神氣揚揚,貌與常異。」就是一個簡單的「神氣揚揚,貌與常異」而已,虬髯客「見之心死」,從簡單的初遇便決定將來天下誰屬?英雄初遇果然明白俐落,相遇造就奇蹟,相遇產生傳奇。

(全文詳見《青春共和國》2016/9 No.11)

About Author

林繼生

語文教學名家、教育經驗豐富的國立武陵高中前校長,是青少年的「人生導師」。這個專欄,談的是「非課本」的閱讀,讀文學、讀電影、讀人生課題……。在教材與進度之外,有許多值得閱讀與學習的「課外題」。